4小说网 > 云与海 > 第四十六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六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小说:云与海作者:倪鹿鹿字数:5095更新时间 : 2022-01-19 00:50:34
    面对他那深邃不见底的眼眸,冷知秋依旧泰然自若,道:“主席,我想这当中应该有误会。”

    霄胤商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皮椅扶手,微微眯眼将对方细细端详,包括睫毛的颤动,面部表情的变化。

    他认识云初睿不是一天两天,虽这件事不符合对方的作风但也不排除有其他的什么原因,只不过,冷知秋的行为更让人感到迷惑。

    “我倒想听听是怎样的误会如此兴师动众。”霄胤商的双眸闪烁着熠熠寒光,给人深添了一分冷漠,衬得刚强中略带着些许魅惑。

    好久没有被这样问话了,感觉像是回到了十年前的军校,被教官召到办公室接受问询。

    于是,冷知秋挺直腰杆子,条件反射地跨立答道:“回主席的话,我是在您离开后,接近中午的时间路过卫生间时,遇见了本层楼的保洁员,是她将该文件交给我的,说是在垃圾桶里捡到的,但由于后来又有其他的要事需要处理,我便忘了这茬,直到今天听到孟总监当着您的面提起这事,我才急忙返回办公室去找回这份文件,如果您不信,可亲自到监控室查看那日的录像。”

    霄胤商听完她的解释眉梢微挑,轻笑道:“哦?向来行事缜密的你,怎么会突然健忘?是我最近给你的压力太大了么?”

    “不是的,是您那日离开得突然,我没有心理准备,所以出现了纰漏。”冷知秋试图用自己对他的关心来掩盖事实的真相。

    在很久以前,霄胤商就知道她不喜欢迟清野,但今天她却愿意替那个长得跟迟清野一模一样的人说话,让人多少有些意外。

    虽然这件事里,云初睿可能会存在着不可推脱的错误,但多数人都会选择包庇自己的队友,事后再内部“申诉”,而如此呈现出的结果只能说明她讨厌云初睿,胜过迟清野。

    至于是什么原因,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自己吧?

    霄胤商的唇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问道:“所以,还是我的错?”

    冷知秋眉头紧蹙地想解释道:“主席,我……”

    “你希望我去查监控吗?”霄胤商蓦地起身,两步跨到她跟前,寒意似乎是从骨子里渗出来般地打断她的话。

    无形的压迫感使冷知秋不敢继续与其对视,遂微微低头道:“主席,选择权在您。”

    得饶人处且饶人,霄胤商不想因为这点小事伤了得力干将的心,他抬手卷起冷知秋的一缕发丝,莞尔道:“那我相信你说的,不查了。”

    冷知秋微微一怔,旋即轻声答道:“好。”

    霄胤商松开那缕头发,转身回到皮椅上,恢复到昔日里的那般肃穆,“但是,我希望不要再出现同样的事,这里是工作场合,不是游戏场所,你们的所作所为能伤害的,还是你们自己的利益。”

    “我知道了。”冷知秋依旧低着头,而眼睛却在偷偷地观其色。

    “出去忙吧。”

    说完,霄胤商便拿起桌上的文件认真地看了起来,毕竟这几天耽误的时间有点多,再继续揪着这种小事不放对谁都没好处,不如点到为止。

    “是。”

    冷知秋没有丝毫迟疑地转身退了出去,轻轻将门带上。

    想起有什么事急需交代下去的她,临时改变了回办公室的方向,扭头往电梯方向走去。

    可刚抬腿走了几步,便被云初睿拦住了去路,“你跟主席说了什么?”

    冷知秋双手抱胸,一脸好笑地回答道:“他问什么,我答什么。”

    她有预感对方不会说自己什么好话,便想知道霄胤商对此的反应,“那主席跟你说什么了?”

    “主席没让我告诉你,想知道就自己进去问。”冷知秋对她现在的反应非常满意,心情大好地说道。

    云初睿既不甘心又委屈地捏紧了拳头,她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后,忿忿地压低声音问道:“冷知秋,那份文件你是怎么拿到的?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想知道?不如你先告诉我,这份文件为什么会从你手上消失?冤枉迟未晚的理由又是什么?”冷知秋将身子微微前倾,学着对方压低声音地笑问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云初睿顿时心虚地别过头去,而眼角余光却死死地盯着得意的冷知秋。

    冷知秋笑着直了直身子,似自言自语般意味深长地说道:“那我也不知道,主席最后会不会去查那天的监控呢。”

    听到这句话,云初睿的心突然一怔,“监控?什么监控?”

    冷知秋哑然一笑,指了指它身后不远处的天花板,“喏,就是你身后那个对着走道和卫生间入口的监控呀。”

    这时的云初睿似乎明白了什么,也知道自己被抓到了什么把柄,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地吼道:“冷知秋,你是故意的!”

    “云初睿。”冷知秋嘴角噙着抹冷笑,微微贴近对方的耳畔,轻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云初睿猛地推开她,却发现不仅推不动,反而让自己往后趔趄了几步,待站稳后指着对方正色道:“你就真的那么讨厌我么?”

    她相信对方也一定知道迟清野,毕竟冷知秋追随霄胤商的时间比自己更长。

    但她宁愿帮那个长得像迟清野的人,也不愿意与自己和解,敌人的敌人不是战友吗?

    云初睿无法理解她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冷知秋直起腰,粲然笑道:“怎么会?我很喜欢你呢,尤其是你现在的表情,真是太可爱了。”

    见云初睿气得说不出话还泛红了眼眶,冷知秋决定放她一码道:“好了,我还有事要忙,麻烦让让。”

    说罢,她绕开正气得发抖的云初睿,继续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下到一楼后,刚好遇见从前台取回部门信件的迟未晚,本来想着一笑而过的,不料却被对方给叫住了。

    “内个,请等一下。”迟未晚连忙喊住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她。

    冷知秋嫣然回眸:“嗯?找我有事?”

    迟未晚抱着一沓厚厚的信件迈着急促的小碎步上前,“冷秘书,就刚才的事,我想亲自跟你说声谢谢。”

    “你应该不只是想谢谢我,还想问文件为什么会在我手上吧?”冷知秋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样笑问道。

    “呃……是的。”迟未晚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冷知秋似知心大姐姐般地摸了摸她的头,粲然笑道:“保洁员在垃圾桶里捡到交给我的,但后来因为有事忙就忘了去确认是谁的了,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如果不是你及时拿着文件来解围,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迟未晚担心对方会错意,忙摆手解释道。

    冷知秋闻言,了然地点点头:“别担心,主席不会追究的。”

    “我是担心你被主席责怪。”迟未晚还是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手指,略带歉意地说道。

    她拍了拍迟未晚的肩,莞尔道:“主席向来深明大义,这种小事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那就好,那就好。”迟未晚拍了拍怀里的信件,似松了口气般地欣慰道。

    冷知秋会心一笑后,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轻声道:“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咯。”

    迟未晚见她转身要走,似想起了什么,便再次将对方喊住道:“哦,内个,下班以后方便请你吃饭吗?我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她眼眸中掠过一次让人来不及察觉的诧异,随后似开玩笑地回答道:“那为了让你过意得去,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

    “嗯嗯,那下班后就在这里汇合吧。”迟未晚笑靥如花地建议道。

    “下班见。”冷知秋眼底似划过一丝狡黠的意味又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随后转身离开。

    到了下班时间,她们又回到了霄氏财团大厦一楼大堂。

    两个人一同看着手机,探讨了一会儿附近比较好吃的餐厅后,迟未晚便跟着她到地下车库拿车。

    看到冷知秋的小超跑后,迟未晚才明白原来眼前的这个人其实并不缺钱,工作对她来说,不过是一种消遣和某种心理上的追求。

    她们在车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发现彼此间还挺有共同话题的。

    其实迟未晚并不知道,对方不过是向下兼容让她放松警惕,方便自己了解更多罢了,并非是对她说的话题感兴趣。

    到了餐厅坐下来以后,两人同时扫码进行点菜,随后冷知秋便一直盯着她的脸看,不禁流露出一副欣赏而又惋惜的神情,让人颇有些不明所以。

    “我……脸上有什么吗?”迟未晚微微歪着头,疑惑地笑问道。

    冷知秋姿态放松却不失优雅地将手肘支在桌面上,轻托着下巴道:“你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学妹,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好像,嗯……我这么说你会不会觉得有冒犯到你?如果是的话,我道歉。”

    “没有没有,就只是觉得我最近似乎挺容易跟人撞脸的。”迟未晚忙摆手表示没关系,同时也想起了最近遇见的一些事,霄胤商那张冷峻而认真的面孔从脑海里一闪而过。

    冷知秋似来了兴趣般地挺了挺腰杆子,眸光骤然亮起:“嗯?怎么说?”

    迟未晚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帮过自己,所以也相信她不会害自己,便悄咪咪地问道:“我可以偷偷问你一个问题吗?”

    “既然是偷偷的问,那我就偷偷的回答吧。”冷知秋学着她的模样,小声地莞尔道。

    她顾盼左右后,身子前倾,表情认真口吻神秘地问道:“你知道一个叫迟清野的人吗?”

    这个问题分明在冷知秋的意料之内,却还要装作诧异的样子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主席对着我叫过这个名字,而且在这之后,云秘书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就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所以你知道她,对吗?”通过对方的反应来看,迟未晚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是问对人了。

    这时,服务员推着餐车过来上菜,她们便暂时性地停止了交谈,仿佛正在讨论的是什么商业机密。

    待菜上齐,服务员离开以后,冷知秋挪了挪意义,伸长脖子向对面的迟未晚勾了勾手,小声而谨慎地说道:“迟清野就是我刚才说跟你长得很像的一个学妹,她也是主席的一个学生,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愉快的事就不再往来了,我也很多年没见过她了。”

    “原来如此。”迟未晚了然地点了点头,凝思一刹后颇有些犹豫地问道:“那……主席,是不是喜欢她呀?”

    这句话算是问进了冷知秋的心坎里了,但她为了得到对方的信任,强忍着情感上的不适,半严肃地回答道:“应该……是喜欢过的吧,我也不清楚,老板的事不能多嘴,这是职场禁忌哦。”

    “哦哦我,了解了解。”迟未晚知道自己不该继续问下去了,便讪讪一笑地往自己碗里夹了些菜,试图缓解这份尴尬。

    “虽然你们长得很像,但性格完全不一样,你热情可爱,非常讨人喜欢呢。”冷知秋似发自内心地说道,脑海里闪过迟清野瞪着自己的那双眸子,由陈年旧事而引发的厌恶感油然而生。

    并未觉察到对方眼神呈现出微妙变化的迟未晚,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一脸单纯地笑道:“哈哈哈,是吗?我妈总说我心大又话唠,还担心我惹人嫌呢。”

    “不会,我很喜欢这样的你。”冷知秋的唇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冷艳的脸上写满了真诚。

    对视上那双摄人心魄的美眸,迟未晚不自觉地微微低头,红着脸道:“谢谢。”

    “这是你应得的,吃饭吧,菜凉了。”冷知秋往她碗里加了块肉,温柔体贴地提醒道。

    “嗯嗯嗯。”迟未晚夹起那块肉就往嘴里塞,含糊不清地回应着。

    之后,她们便结束了这个话题,开始聊起了家常,之前初识仅是畅谈了人生理想,现在是自述人生经历,寻找共鸣。

    似乎无论迟未晚提及什么,冷知秋都能接上话,甚至表达的观点都与对方达成共识,不禁大呼知己。

    晚餐结束后,迟未晚拿着小票走在前面要去结账,而跟在身后低头认真查看着手机短信息的冷知秋没留意到两人已经走到了收银台,然后不小心撞上了驻足的迟未晚后背,头似乎有微微地碰到对方的后脑勺。

    “啊~对不起。”冷知秋满脸歉意后退了一步,并垂下了那只拿着手机的手。

    “没事,没事哈。”迟未晚摸了摸头没有放在心上,便继续跟收银员结账。

    看着她那天真烂漫的侧脸,冷知秋眼底掠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狡黠,拿着手机的那只手藏在身后得意地动了动,指间夹着两根细软的发丝,是刚才撞她时故意扯下的。

    于她冷知秋而言,没有无缘无故的助人,从来都是蓄谋已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