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云与海 > 第四十七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七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小说:云与海作者:倪鹿鹿字数:5164更新时间 : 2022-01-24 01:32:09
    从餐厅走出来,冷知秋以临时有事为由,便在分别后匆匆驾车离开了。

    她所谓的急事不过是为了收好那两根头发,并尽快将其送到鉴定所去。

    经由宾鹤死亡事件往回查,冷知秋不仅知道霄胤商与其见过面,还知道他深夜时分去过鉴定所。

    她与鉴定所的负责人联系后,得知霄胤商那次去时是带了几根没有毛 囊的头发,所以受试物接收失败。

    而在那之前,跟霄胤商在一起的是迟未晚,所以冷知秋便猜到了用意。

    所以,对方主动送上门来,她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由于去到鉴定所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只有值夜班的保安在,她便借着霄氏财团主席秘书的身份,让鉴定所的负责人安排人回来接收受试物。

    有过被临时喊回来的经验,知道这个点去找人的话,不是手机打不通就是会被各种原因拒绝,于是该鉴定所的负责人便自觉地回来了。

    冷知秋将那两根头发放进负责人打开的标本袋里,神情肃穆道:“这个先给你,明天我会再给你另一份受试物。”

    “好的,冷秘书。”鉴定所负责人郑重地将标本袋子密封好,微微颔首道。

    冷知秋正准备转身离开,可刚抬腿似乎想到了什么,遂抬手伸出食指抵着红唇,意味深长道:“保密。”

    “是。”负责人猜这应该是霄主席的指令,便鞠躬应承道。

    她很清楚眼前的人胆小怕事,是不会越过自己去跟霄胤商确认这件事的,便放心地驱车离开了。

    可她却万万没想到自己被人跟踪了,且刚才的一幕都被录了下来,并被交到了一个男人手里。

    看到这份录像的男人眼神里透着一股阴冷,与温润的外貌形成了鲜明对比,而替他监视着迟未晚周遭一切的手下神情顿时凝重了起来。

    忽地,男人咧嘴笑了起来,顺手将播放录像的小型数码摄像机还给了手下。

    “你们看着办吧。”男人语气冰冷地说道。

    “是。”手下领命后,便转身退出了这间灯光昏暗的套房。

    仅留下男人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享受着诡计得逞后的喜悦与孤独。

    与此同时,回到家的迟未晚洗完澡正躺在床上跟兰净珩发信息,倾诉着今天的委屈与感动。

    为了不让迟爸迟妈担心,她每天回到家都是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直到进入自己的房间才卸下伪装,身心疲惫地躺在床上不想动。

    看似不用到外边去东奔西跑的工作,实际上异常伤神费脑,内部的人际交往技巧与工作上的吃一堑长一智,强大的内心除了原生家庭赋予的自信,还需要自身的硬件加持。

    好在有人愿意不厌其烦地接收着她的负能量,再将其化作暖人心扉的慰籍还回来。

    看着兰净珩几乎秒回的信息,她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愉悦的弧度。

    放下手机,她又忍不住叹气,在心里暗暗嘟囔着:“真羡慕那个被他记挂着的女孩子。”

    母胎solo的她难得遇见一个让自己颇有好感的单身男性,当初在学校里只敢把对方当爱豆来崇拜不敢抱有任何期待,毕业多年再见以为这就是缘份,却没想到对方心里其实已经住人了。

    果然,真正合适的人早就在一起了,有缘无份的人才会反复相遇而没有结果。

    随后,她翻了个身,不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因为是周六所以双休的迟未晚不需要早起上班,但她跟迟妈说好要一起去市场买菜的,所以八点半不到就被拉起来吃早餐。

    热闹的菜市场里,迟妈牵着迟未晚的手穿梭在人海里,似担心被挤散了。

    拥有几十年砍价经验的迟妈,在遇见满意的食材时,总会率先佯装出一副想买又不舍得的样子,在第二轮砍价失败后,她会拉着迟未晚动作缓慢的转身,大多数小摊贩在这时候都会把人叫住,然后一边往袋子里装食材,一边傲娇的表述着自己有多亏,对方有多赚。

    这时的迟妈也会客气地送上“和气生财”、“生意兴隆”等祝福,然后验货付钱。

    再整一段“我下次还会跟你买的”客套话后,她才拉着迟未晚去下一家买东西。

    几趟下来,成多败少,没想到买个菜砍个价还要讲究心理拉锯,对菜鸟般的迟未晚来说还是受益匪浅的。

    因为这种小伎俩时间长了都会被识破,所以迟妈大多数时间在超市里买菜,虽然明码标价,但来得早的话,作为第一批挑选的顾客,她在心理上会因为新鲜而觉得划算。

    待菜市场的人将她忘得差不多了,再重复之前的操作,屡试不爽。

    当她们收获满满,走到菜市场门口准备打车回家时,一辆摩托车突然从身后窜出,风驰电掣地与迟妈擦身而过,还没等人反应过来,骑手就在抬手间勾下迟妈的一缕发丝。

    一旁的迟未晚刚反应过来,正要发作大骂对方时,却万万没想到骑手在下一秒被横穿过来的大货车直接撞飞。

    迟妈顿时捂着嘴睁大了惊恐的双眼,而迟未晚则是愣怔地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实物碰撞产生的声响,划过半空的弧度,被大货车碾了一半的摩托车,眼前的画面汇集成一根细长的螺丝,被电动螺丝刀钉进太阳穴,刺痛着她的脑神经。

    在记忆的深处,似有什么被触动着,汗毛瞬间立起,空白的大脑忽然涌入莫名的警觉、恐惧以及愤怒。

    眼前的这一幕惊得在场的目击者们瞠目结舌,不仅仅是因为意外发生得突然,而是大货车的驾驶座上居然空无一人。

    迟妈捂着嘴转过头来看自己的女儿,突然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再结合眼前发生的意外,顿时有不祥的预感,立马拉着迟未晚拦下一辆的士,快速上车离开。

    而坐上车的迟未晚依旧是一副失神的模样看着前方,任凭迟妈怎么叫她都没反应。

    无奈之下,迟妈只好下重手掐了她的大腿,这才恢复意识。

    “嘶~痛!”回过神来的迟未晚吃痛地揉着大腿,委屈巴巴地看向迟妈。

    迟妈如释重负地搂了一下她又松开,紧握她的手激动道:“哎呀喂,你终于有反应了,吓死我了。”

    迟未晚一脸不明所以地看了看自己所置身的环境,忙问道:“妈妈,刚才那辆摩托车被撞,你看到了吗?我们是不是还没打120?”

    “看到了,我是老花又不是瞎,已经有好心的路人打电话叫救护车了,现在该担心的是你自己。”迟妈摁下她刚掏出的手机,好气又好笑地说道。

    迟未晚闻言,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当镜子照了照自己,没发现有什么问题,遂一脸茫然地问道:“我?我怎么了?”

    “你刚刚在发什么呆?我喊了你好久都没反应,活像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一样。”迟妈轻轻地拍了她的胳膊,似抱怨又难掩担忧地反问她。

    “哦,我也不知道,回过神来就已经在车上了,只记得妈妈你掐得我好痛,都痛到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了。”说着说着,迟未晚抱住迟妈的胳膊,小声地娇嗔道。

    这句话让迟妈突然一怔,颇有些僵硬地扯出一抹笑意,温柔地责怪道:“谁让你那么愣,我也怀疑你不是我亲生的,指不定是在医院抱错了。”

    “哈哈,那说明咱们有母女缘,将错就错吧,不亏。”迟未晚笑着眯了眯她那双如小鹿般纯净灵动的眸子,用头蹭了蹭迟妈的脖子,活像一只乖巧粘人的小猫咪。

    纵有思绪万千,也抵不过这一刻的欣慰,迟妈微微歪头,用脸颊贴着她的头顶,慈爱道:“傻丫头。”

    她们女儿二人回到家后,绘声绘色地跟迟爸描述今日在菜市场门口的所见所闻,才刚说到一半,电视里的新闻就播放了这则消息。

    大货车的司机在下车时忘了拉手刹,导致车辆在无人的状态下自动滑跑,而超速驾驶的摩托车并未觉察到这情况,便酿成了摩托车骑手被撞后当场死亡的惨剧。

    迟妈看到这则新闻,摸了摸被拽掉一缕头发的那一侧头,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却又说不出是哪里有问题,顿时眉头紧锁。

    一旁的迟爸似看出了她的心事,扭头拍了拍满脸写着震惊的迟未晚道:“小晚,你把这些买回来的食材收拾收拾,选出中午要吃的洗好,一会儿爸爸给你们母女露一手,你妈应该是逛累了,就坐着歇歇吧。”

    “好嘞,我这就去!”迟未晚非常听话地蹦哒着去将今日在菜市场里的收获拎进厨房,分类放进冰箱里的不同隔层里。

    这时的迟爸趁机坐到迟妈身边,偷瞟了厨房一眼,压低声音道:“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迟妈面色颇有些苍白的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神情似有些怯怯与不安,迟疑片刻后嘴唇微微颤抖道:“老公,你说我们手头上的钱够不够带着小晚离开这里,到完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生活?”

    “你在说什么呢?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迟爸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心头顿时一颤,不由得面色凝重地问道。

    “没有,但我总感觉未来我们会再次失去她,我很害怕。”迟妈知道自己说了很荒唐的话,遂摇了摇微微低下的头,小声地回答道。

    “你……”

    “爸爸,我收拾好了,中午就吃红线鱼怎么样?”

    迟未晚在厨房里看着被塞得满满当当的冰箱,犹豫了一会儿,才将自己的建议喊出来给坐在客厅的迟爸听。

    刚想说的话被她打断后,迟爸深吸一口气,用往常那般祥和的语气回答道:“没问题,你先洗好菜,我一会儿就过来。”

    见迟未晚没再说什么也没有出来,迟爸恢复到刚才的严肃和凝重,双手摁在迟妈肩膀上,沉声道:“听着,留不住的东西无论怎么努力都会失去,她是谁你很清楚,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去保守这份秘密,而不是去奢望时间能让假的变成真的,你我都该活在当下。”

    说完,他起身走向厨房,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让迟未晚到客厅去陪迟妈看电视聊天。

    看到她笑眯眯地向自己走来,迟妈敛了敛自己的伤感与不安,扯出一抹笑意让她陪自己看会电视。

    迟妈知道所有的道理,也知道丈夫说的话是对的,但人的情感是复杂的,即使不是亲生的,可那么多年投入的感情都是真的,怎么可能做到一笑而过?

    此时此刻,她看着迟未晚的侧脸,又看了看厨房的方向,内心感到非常的矛盾,在没有想到更好办法之前,只能活在当下。

    愉快的周末总是结束得很快,眼睛一睁一闭一睁一闭,星期一就这样悄然而至,提醒你的不是生物钟,而是手机上早早就设置好的周而复始闹钟。

    迟未晚如往常那般踏入霄氏财团大厦,但在路过大堂前台时,隐隐约约听到了冷知秋的名字,便忍不住放慢了脚步,竖着耳朵偷偷地听了起来。

    “听说是车祸。”

    “那肇事者找到了吗?”

    “不是刹车失灵吗?哪来的肇事者?”

    “刹车失灵?什么车?我要避雷。”

    “算了吧,你买不起。”

    “……”

    听到这里,迟未晚大致知道是什么情况,眼看电梯快到了,顾不得上前去仔细打听就匆忙刷卡过闸,挤入人群涌进电梯里。

    到了市场营销部办公的那一层,她快步走出电梯往自己办公的区域走去,却在走廊上遇见了正在商量着去医院看望冷知秋该买什么比较好的孟羡晴和韩霜暖。

    “内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迟未晚突然插进来,弱弱地打断道。

    背对着她的孟羡晴一脸肃穆地回眸,将其上下打量,道:“嗯?”

    意识到自己不太礼貌的迟未晚急忙深鞠一躬,略带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梦总监,韩经理。”

    “小晚,有什么事吗?”知晓孟羡晴脾气不大好的韩霜暖想尽快结束该局面,忙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我也算是冷秘书推荐进来的人,所以想问我能不能一起去医院看望她。”迟未晚非常诚恳地问道,眼底也写满了对她的担忧。

    孟羡晴的目光始终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许久后才朱唇微启道:“下午提前两小时下班,跟着韩经理一起到停车场等我。”

    韩霜暖或许没想过孟羡晴居然会答应,顿时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而迟未晚想都没想地喜上眉梢,连忙鞠躬道谢:“谢谢孟总监,谢谢韩经理。”

    “去忙吧,别耽误了正事。”孟羡晴微微扬起下颌,气定神闲地双手抱胸道。

    “是!”迟未晚回应完,便转身刷卡开门,回到了办公室里。

    韩霜暖看着正要离开的孟羡晴,欲语还休道:“总监?”

    “你也去忙吧。”孟羡晴摆摆手,与她擦肩而过。

    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韩霜暖不禁微微捏拳,最近自己对于她们之间的事似乎知道得越来越少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