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进化歧路:从死亡开始 > 时间才是永恒的战场 第四十八章:农场主诞生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时间才是永恒的战场 第四十八章:农场主诞生

小说:进化歧路:从死亡开始作者:霓虹恶魔字数:2777更新时间 : 2022-01-19 01:55:03
    东冥要塞内,为了合理分配资源,议会把所有人分为了四个等级,并分发有身份卡,凭卡定期可以前往指定区域获取与之匹配的定量食物。

    为了让金近与姜司南能在东冥要塞内安全住下,许念给二人安排了身份卡。

    临走前,金近总觉得还遗漏了什么事儿,他鬼使神差的拉住了许念:

    “你没有什么瞒着我吧?”

    许念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也有些疑惑起来:

    “什么?”

    金近看着她的表情,能读解出她并没有隐瞒,但是他心理却极度抗拒这次分别:

    “啊...就是习惯了,你以前不老瞒着我吗。”

    许念笑了笑:

    “对于你来说,我已经没有秘密了,不是吗?”

    金近一时间分不清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挠着后脑勺干巴巴的回答:

    “啊..也对。”

    金近与姜司南要了一处农场,远离城市,才能掩人耳目,在现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时代,也只有许念能帮上这么个大忙了。

    二人驾车,一路穿过热闹的城市。

    在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末日,琳琅满目的商品,悠闲散步的行人。这与要塞之外的世界相比,简直就是桃花源一般的存在。

    但即使是这样的地方,依然存在有肮脏龌龊的角落。

    因为社会阶级分化过于严重,大量的一级人动起了歪脑筋,他们聚集成伙,在原来用于躲避空袭的防空洞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全新的地下城。

    在地下城里,没有法律可言,也是诸多牛鬼蛇神汇集的地方。

    金近的车悬停在了街道上空,他看着那些奇装异服的人出神。

    姜司南则催促着金近:

    “干嘛?你也想去纹身啊。”

    金近若有所思,再次发动了车。

    随着离城区越来越远,风景也变得好了起来。人类数量锐减以后,全球的空气质量似乎都得到了改善。

    金近看着两旁绿油油的稻田,放下了车顶,二人就这样吹着风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农场。

    农场里已经备好了一切东西,就连牲畜都已经在草场上活动着,进入那个两层小木屋,家具都已经备好,仔细看,壁炉里还烧着火。还能从屋子里看到上一户人家的踪迹。

    这办事效率,说明749局的权力确实很大,但对于金近来说是好事,这起码说明许念短期内没有危险。

    但另一方面,当一个地方的领导层权力过大时,隐患也随之变得巨大。

    姜司南显然不在意这些东西,他打开冰箱,拿了瓶牛奶躺在了沙发上:

    “卧槽,这也太舒服了吧。可惜没有快乐水。”

    金近也拿了一瓶牛奶,环顾着这个新家:

    “短期内,快乐水都不会是什么便宜货咯。”

    整个小屋虽然是木制的,但内部的装潢可以说是极其小资了,姜司南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怎么说,咱们这算是归隐田园了吧。”

    金近摇了摇头:

    “咱们这属于是狼入虎口了。”

    现在的局面极其复杂,从许念的描述中,隐隐能感觉到这个东冥要塞里潜藏的危机。而现在对于金近来说,最关键的就是找到孢子的真相,一方面是这与自己息息相关,另一方面,这也是许念所苦苦追寻的东西。

    姜司南问道:

    “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我先去看看鸡窝里有没有蛋你看怎么样,我给你整一个番茄炒蛋。”

    金近喝了口牛奶:

    “这么强?还会做饭呢。”

    姜司南得意的笑着:

    “我的事,你不知道的是!”

    二人的笑声从屋内传到了物外,正在吃草的奶牛似乎也被感染“哞”地叫了起来。

    其实金近早有打算,如果说许念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东冥要塞的亮面,那么自己就需要潜入东冥要塞的暗面。

    一来,地下城的势力能与东冥抗衡,存活至今,如果能加入,可以确保自己的安全,在这个时间点,自己安全就直接与许念的安全挂钩。

    二来,这样龙蛇混杂的地方,总是能打听到各方消息,如果能培养出自己的人脉,那调查起任何事情都会方便一些。

    姜司南很快就端上来了三菜一汤,金近闻着菜香只觉得不可思议:

    “你这属于是钢铁好男人了。”

    姜司南也不害羞:

    “谁嫁给我那都是修来的福分。”

    金近好奇:

    “你哪儿学的?”

    姜司南把手放在围裙上擦了擦:

    “从小就是我做饭啊,我爷爷哪里会这个。你别说给我个农场了,你给我丢山里我都给你整一桌满汉全席你信不。”

    金近感叹:

    “你说你长的清秀,又是长发,性格也不错,还会做饭,我觉得性别也不用卡那么死。”

    姜司南脸色大变:

    “你可以试试,你看看我这祖传的刀能不能砍的动你。”

    二人在斗嘴间,吃完了来到农场的第一顿饭。

    饭后,姜司南主动承担起了洗碗的责任。其实金近也可以理解,一直以来姜司南都没有变过,他渴望着普通人的生活,从一开始的生病,到后来没有父母被身边的人嘲笑。

    没有谁会比这样的人更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因此,从小他就喜欢做家务,与其说做家务,倒不如说他是在努力维系和爷爷之间的纽带。他虽然不说,但他活的很透彻,他很明白爷爷终将会离开他,因此他才会在见姜定杏时做出那样的反应。

    看着洗碗的姜司南,金近心怀愧疚起来,如果不是自己或许姜司南会有不一样的生活。但转念一想,这家伙是个“死士”啊,心理一下就平衡的许多。

    金近剔着牙,微微一笑:

    “洗完碗和我出去一趟呗。”

    姜司南问道:

    “什么事儿啊,天都要黑了,不睡觉的吗?”

    金近卖着关子:

    “带你去城里逛逛啊!”

    以自己对金近的了解,姜司南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

    “得嘞,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等我弄完就去。”

    等姜司南洗完碗金近造就站在车前,满脸的震惊。

    他看着姜司南宛如农场的老主人一般,熟练的把家禽家畜关好,还给他们备上了饲料。拍了拍牛头后,还不忘给牛打开一扇可以把头探出牛栏的小门。

    做完这一切,姜司南才心满意足的向金近走来。

    金近一脸不可置信:

    “大哥,你是真打算安身立命了?”

    姜司南不以为意:

    “这些都是家庭成员,你知道吧,你得学会照顾它们!”

    金近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二人终于还是出发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