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邀请

小说:[HP]教我如何不爱你作者:枉凭栏字数:10256更新时间 : 2013-06-16 11:48:31
    一张看起来十分华贵的信纸,暗银底色衬着冷漠华丽的墨绿色蔷薇玫瑰暗纹,纸眉上是一枚两条蝰蛇交缠着一根权杖的纹章――这是马尔福家族的家徽。华美而不失典雅的古拉丁文字体用黑色墨水工整地誊抄在纸面上,书写出一封贵族口吻十足的、有礼而疏离的邀请函。

    “……兹诚邀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斯莱特林院院长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于十二月二十五日晚八点整莅临寒舍马尔福庄园……参加一年一度之圣诞晚宴暨舞会……您的忠诚的卢修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塞拉,这是什么?”图书馆里,雷切尔发现塞拉老是盯着一张漂亮的信纸发呆,不由凑过头去,轻声把纸上的内容念了出来。

    塞拉把请柬折好收回信封里,冲雷切尔笑了一笑,“这是――”她顿了一顿,“这是我父亲派给我的任务。”

    其实,当卢修斯得知她爱着教授这件事情之后,就已经决定今年的圣诞舞会不再邀请他参加了。这张请柬是塞拉偷偷从父亲书房里顺出来的,签名则是用仿造魔法仿写的。

    “任务?你是说邀请斯内普教授参加你们家举办的圣诞舞会吗?”雷切尔挑了挑眉,“那你发什么呆呀,难道还怕斯内普教授会不答应?”

    “因为我想邀请教授做我的舞伴。”塞拉斜了她一眼,说。

    雷切尔张了张嘴,脸上的表情好像是被一大块蘸了花生酱的熟鸡蛋黄给噎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嗯,的确,我是说,这是个好任务。”完了又低下头小声嘟囔:“哦,天哪,斯内普教授跳华尔兹的样子?不敢相信……一个可爱的姑娘快被一头巨大的老蝙蝠吃掉的场景……”

    塞拉听到“吃掉”两个字,心头一跳,脸上一红,破天荒头一次没有因为“老蝙蝠”这个词而对好朋友发火,她匆匆起身,收拾着东西,一边说:“我想我该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怎样才能邀请到他――雷切尔,吃午饭不用等我了,回见。”说完,她就提着书包快步走远了。

    “……这重色轻友的家伙……”雷切尔翻了个白眼。

    塞拉回到宿舍,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终于站起身,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拉开床头柜最下面的抽屉,拿出了一小瓶金黄色的液体,打开瓶盖喝了一小口。

    一种奇异的感觉渐渐流遍她的全身,她觉得仿佛四肢都轻快了许多,就好像……

    “就好像你做什么事儿都不会出错。”塞拉这样对自己说,“罗恩・韦斯莱说的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去吧,塞拉,你可以的。”

    她掉头走出了宿舍,然而却不是去斯内普的地下室,而是去了他们上草药课所在的地点――三号温室。

    温室的门虚掩着,她走了进去,穿过一丛丛的有毒触手、曼德拉草和伞菌,其中有几棵毒牙天竺葵和叫咬藤联合起来想要把她的袍子扯碎,结果让塞拉直接施了一个石化咒给石化了。

    塞拉在一棵高大的有着雨伞那么大的花朵的植物后面找到了斯普劳特教授。这位矮矮胖胖的赫奇帕奇院长正满头大汗地料理一棵阿比西尼亚缩皱无花果。

    “上午好,斯普劳特教授。”

    斯普劳特回过头来,看到是塞拉,立刻就微笑了起来,她说:“嗨,上午好,塞拉,”她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女,“教授们一直对你那么欣赏不是没有道理的,”她赞叹地说,“你可是惟一一个穿过三号温室后还能保持校服整洁体面的三年级学生。”

    “谢谢您,教授。”塞拉微笑,接着说出下面的话――福灵剂暗示她这么说,“我来是想问问您,这里还有吼叫草的汁液吗?”

    “吼叫草汁液?你要那东西干什么?”斯普劳特眉头皱了起来,吼叫草汁液是一种抑制剂,通常用来――对付处于发情期而歇斯底里的宠物。

    “事实上,是我的猫头鹰需要。”塞拉有些难为情地说,“郝思嘉从上一周起就一直烦躁不安,也不愿意帮我送信了,我想……”

    “哦,我明白了。”斯普劳特善解人意地笑了笑,“不过我这儿新长出来的吼叫草还没有成熟,而上一拨草汁都被西弗勒斯拿去做实验了,也许他那里还能剩下一点儿?”

    “是吗,那可太好了。”塞拉心里暗暗振奋,表面上依旧照着福灵剂给的剧本演戏,“不过……我昨天刚刚跟斯内普教授闹了点儿小小的不愉快,我――我可不想现在就去找他。”她作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怎么回事?”斯普劳特有点惊讶,“像你这么优秀的学生――”

    “跟学业无关,教授。”塞拉说,“您知道,马尔福家族每年都要在庄园里举办一场圣诞舞会――用来为我们的朋友们寻些乐子。我父亲也邀请了斯内普教授,可是我昨天去送邀请函的时候,却被他一口拒绝了。”说着,她低下头,很伤心的样子。

    “哦,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斯普劳特教授笑了,“听我说,孩子,你尽管去邀请他,顺便再告诉他,他还年轻,应该多参加点儿这种社交活动。另外,如果他不去的话,我可就要把那批狼牙草果实送给凯特尔伯恩教授喂他的那些可爱的燕尾狗了。”

    “我知道了,教授,谢谢您。”塞拉高兴地欠身行礼,离开了三号温室。

    ――狼牙草果实?看来教授的狼毒药剂研制工作已经进行到收尾阶段啦。

    很好,那么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教授的办公室。

    塞拉来到斯内普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斯内普依旧在伏案工作,见到塞拉进来,两道乌黑的眉毛习惯性地拧了起来,“我允许你进来了吗,马尔福小姐?”他不大满意地说。

    “我已经敲过门了,教授,您并没有拒绝我进来,不是吗?”塞拉一见到他,心情就忍不住地开始飞扬,嘴角也噙着笑意,“这个是给您的。”她把请柬递过去。

    斯内普接过来,略略扫了一眼,就搁在了一边,“我不想去,没空。”他冷冷地说,又低下头继续翻书。

    “可是我们都很盼望您能出席这次舞会,教授,”塞拉眨眨眼睛,“您不打算给我父亲也就是您的老学长一个面子吗?”

    “你父亲的面子不需要我来给。”斯内普扫了她一眼,开始下逐客令,“好了,马尔福小姐,我已经拒绝了你们的邀请。如果没事的话,就请离开。”

    塞拉撇了撇嘴,福灵剂的神妙药效令她一点儿沮丧都感觉不到,“可是――我觉得您最好还是去一趟。”她嘴角略略上弯,微笑的时候稍稍露出了一点可爱的虎牙。

    ――该死,又是那种欠扁的笑!斯内普只看了一眼她的表情,就迅速转开了眼,这么――能瓦解人意志的该死的傻笑,他可不敢多看。

    “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碰巧遇见了斯普劳特教授,”塞拉继续说,“她很赞成您去参加这个舞会,并且还说,您是否答应去,与那批狼牙草果实的最终归属有着很大的关系。”

    斯内普表情滞住了,他眯起眼睛瞪向塞拉,瞪了一会儿,才嘶嘶地低声说:“马尔福小姐,是我听错了吗?你在试图威胁我?”

    “不,怎么可能呢,教授。”塞拉笑意越发深了,“我只是在向您转述斯普劳特教授带给您的问候而已。”

    斯内普脸色不是太好看,他瞪着她,薄薄的嘴唇抿了抿,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一个字。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好吧,我会去的。”说完,他就指着房门说:“你的目的达到了,马尔福小姐,现在你可以去吃午饭了。”

    “教授,还有一件事呢。”塞拉快速地说,她感到体内那种美妙的感觉正在渐渐减弱,福灵剂的有效期快要过了。

    斯内普眉头紧皱,带着点儿不耐烦地看着她。

    “我――到时候您能做我的舞伴吗?”塞拉咽了口唾沫,也顾不得害羞了――一定要在药剂失效前搞定才行――她开始后悔当时居然只喝了一小口药水。

    斯内普的黑眸又眯起来了,他像是看一个笑话般看了一眼女孩,很干脆地说:“不可能。”

    “可是教授,您知道马尔福家族对于长女的某些传统,”塞拉加快了语速,这在斯内普听来似乎是因为紧张或害羞她才越说越快,而实际上她是在抓紧时间说出福灵剂暗示给她的那些“台词”,“在她们满十三岁的那一年的圣诞舞会上,如果事先没有找到合适的舞伴的话,那么――那么我父亲肯定会介绍许多适龄的男孩子给我认识――”

    塞拉的声音戛然而止,闭上了嘴。她感到体内的那种感觉彻底消失了――福灵剂失效了――而教授还没有答应她。

    她忐忑地看着他。

    ……介绍男孩子给她认识?

    斯内普的眸子变得更加黑沉了,她刚刚说的这句话一直在他脑海里打转,令人无法抑制地恼火。

    “……教授?”塞拉轻轻叫了一声。

    “你先回去吧,马尔福小姐。”斯内普面色平静地说,“我会出席那个见鬼的舞会,但你说的事情――那与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说完,他低下头,重新把目光转回到眼前的书本上。

    塞拉暗暗握了握拳,努力压下心头涌起的苦涩,“那,我告辞了,教授。”她用同样平静的语调说了一句,离开了地下办公室。

    虽然心里挺难受,但塞拉从没想过要放弃。她知道福灵剂那种东西绝对不能多喝,所以她在这个学期结束之前都再没有喝过。她期望着能凭自己的能力和运气磨着斯内普答应做她的舞伴,她也的确试过许多次,然而,教授始终没有答应她。

    就这样,这个学期渐渐走到了尾声,圣诞节快到了。

    [HP]教我如何不爱你20_[HP]教我如何不爱你全文免费阅读_20邀请更新完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