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双面镜

小说:[HP]教我如何不爱你作者:枉凭栏字数:16408更新时间 : 2013-06-16 11:48:51
    在塞拉的“帮助”和邓布利多的默许之下,奇洛带着伏地魔成功“潜逃”出了霍格沃茨。 塞拉也曾经向伏地魔提议过由她来负责安顿“主人”今后的生活问题,但伏地魔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甚至连逃出霍格沃茨之后的去向都没有告诉她,只说如果有事,就会主动联络她。

    ——看来,一向多疑的黑魔王是不可能真正相信任何一个人的。

    得到这样的答复,塞拉当然也松了一口气,能够暂时摆脱这个“麻烦”,自然最好不过。

    然而,眼下,她正在处理另一桩麻烦事。

    “这么说,你想要得到这块魔法石?”邓布利多双手习惯性地交叉了起来,脸色严肃地看着塞拉。

    “是的。”塞拉点了点头,目光移到了邓布利多手边的那块鲜红的石头上。对于这件事,她不想也不可能隐瞒,所以一等奇洛的事情告一段落,她就来找邓布利多商量了。

    邓布利多用他湛蓝的眼睛仔细地审视着塞拉,许久没有说话。

    “如果你不能做决定的话,那么我也可以给勒梅先生写信——或者面谈。”塞拉淡淡地说。

    邓布利多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是的,你说得对,那毕竟是尼可的东西……好吧,我想他会乐意见一见像你这样聪明优秀的年轻人的。”

    他拿出纸笔开始写信,一边说:“我这就问问尼可的意思。至于这个东西就——”他看了魔法石一眼。

    “暂时还是由我来保管。”塞拉冲他点了点头,把魔法石装进了口袋里,“那么我先告辞了。”她说着,施施然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先放在我这里……”邓布利多半张着嘴说完这句话,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继续低下头写信去了。

    塞拉回到地下室之后,并没有直接进入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打开了斯内普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魔药办公室里显得有点空荡荡的——斯内普在暑假刚刚开始的那一天就离开了霍格沃茨,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

    塞拉缓步走进他的卧室,坐在了那张墨绿色的大床上。她漫无目的地摩挲了一会儿的被面,终于叹了一口气,重重躺了下去,将自己整个身子都陷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充盈鼻间的是淡淡的药香味,她满足地叹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这样,真好。软软的,暖暖的,就好像……被他拥进了怀中一般。

    也只有这样,才能稍解心头那蚀骨的相思。

    过了好久,她用脸颊蹭了蹭被面,才不舍地站了起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她从抽屉里取出两面小小的圆镜子,把其中一面用纸包好,提笔开始写信。

    亲爱的西弗,

    这几天过得好吗?

    我让郝思嘉给你带去了这面镜子——这是一种通讯工具,如果有事情想对我说,只要对着镜子叫我的名字,就可以和我说话了。

    好了,可不许退回来哦——万一有什么紧急情况呢?

    而且,如果你退回来,我可是会非常伤心的。

    爱你的

    塞拉

    身为霍格沃茨的一名正式教授,塞拉现在已经可以把猫头鹰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了。她把镜子和信绑在郝思嘉腿上,那鸟儿不舒服地抖了抖羽毛,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咕噜声。

    “好了,听话,好姑娘,把这个送给他。”塞拉拍了拍她的脑袋,她回过身来轻轻啄了啄塞拉的手,才从敞开的房门飞了出去(地下办公室里没有窗户)。

    又过了几天,邓布利多通知塞拉说,尼可·勒梅同意见面。塞拉心里微微有点激动——毕竟,你这辈子还能见到几个六百多岁的活人呢?

    “那么——我们的目的地是德文郡的勒梅府,”校长办公室里,邓布利多愉快地说,“真的现在就要去吗?如果再晚上一个小时的话——我说——我们就很有可能在那里蹭上一顿午饭……”

    “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去的好,”塞拉没有理会邓布利多的冷笑话,她发觉在这只老蜜蜂面前,自己的幽默感已经无限趋近于零了,“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时间就是金加隆。”

    “好吧,好吧,”邓布利多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那么——女士优先。”

    塞拉点了点头,抓起一把飞路粉丢进壁炉,火焰腾地窜起老高,变成了碧绿色。

    “德文郡的勒梅府!”塞拉大声说,抬脚踏进了火焰里。

    身体一阵急速的旋转之后,塞拉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布置十分雅致并且匠心独运的小客厅里。浅蓝色绣着一丛丛金雀花的窗帘,明净的窗玻璃,扶手椅鼓鼓囊囊的坐垫上铺着竹篾编的席子,茶几上是一套具有洛可可风格的贝壳酒具,一只酒杯里还有半杯淡绿色的温布尔顿薄荷酒——在这样的炎炎夏日里,的确令人感到非常凉爽。

    “啊,我们的小客人来了,佩丽,你在忙什么呢?那个姑娘来了!”一个爽朗的男子声音带着笑意传了过来,接着是一阵脚步声渐近。

    尼可·勒梅进入了客厅,塞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他,这是一个有着一头浅茶色头发的高个男人,似乎很爱笑,因为他的眼角和嘴角有着很明显的笑纹;大约四十多岁的相貌——看上去比邓布利多可要年轻多了。

    “您好,勒梅先生,我是塞缪丝·马尔福。”塞拉微微欠身行礼,心里想着,看来尼可·勒梅不光是会做长生不老药,在驻颜方面也很有一套嘛。

    “欢迎欢迎,德文郡是个美丽的地方,不是吗……”勒梅很愉快地和她握手,显得十分健谈。

    勒梅的夫人佩雷纳尔·勒梅也出来了,她是个长着深褐色长发和铁灰色眼睛的美人,笑容非常和蔼,三十出头的容貌让人很难相信她今年已经是六百五十八岁高龄了。

    “这就是阿不思所说的塞拉吗?我看看……真是讨人喜欢的姑娘!”没等塞拉开口,热情的勒梅夫人已经笑着拉住了她的手,这给了塞拉不错的第一印象。

    这时,壁炉里又传来了响动,邓布利多到了。

    “看来你们已经认识过了,是吗?”邓布利多说着,走过来和老朋友拥抱了一下,又亲吻了勒梅夫人的手背。

    勒梅夫妇请塞拉和邓不利多坐到了沙发上,并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黑麦茶,还有佩雷纳尔亲手烤制的蛋白蛋糕。

    “啊,这真是太慷慨了。”邓布利多一见到甜食就两眼发绿,迫不及待地开始享用起来。

    塞拉端起茶杯礼节性地抿了一口,说:“那么——勒梅先生,夫人,我想校长应该已经告诉了你们我此行的来意了吧。”

    勒梅夫妇闻言,脸色严肃了一些,他们对视了一眼,勒梅微微皱着眉毛说:“是的,你想要拥有那块魔法石,对吗?”

    “没错。”塞拉点了点头,“希望你们能——借给我,”她停顿了一下,又说,“是的,我愿意答应你们所提出的任何合理的条件——因为我有急用。”

    勒梅夫妇又互相看了一眼,一时没有说话,房间里只剩下校长吧唧吧唧嚼蛋糕的声音。

    “那么——”勒梅回头看了妻子一眼,佩雷纳尔冲他点了点头,“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借用魔法石吗?”

    塞拉顿了一顿,是的,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哪一件与西弗没有关系?魔法石在手,当然就多了一层保障,也就更有把握让他活下来……但是,这些话,能对勒梅夫妇说吗?

    “很抱歉,”塞拉说,“恕我……不能告诉你们。”

    邓布利多一边吃,一边抬起头看了塞拉一眼。

    勒梅夫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勒梅开口:“那这样的话,我们肯定不能——”

    “但是我们可以立下牢不可破咒。”塞拉恳切地说,“我发誓不会用它去做邪恶的事情——你们会相信我的。”

    “我可以给你们做见证人。”许久没说话的邓布利多插了一句嘴。塞拉有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老校长则对她眨了眨眼睛。

    邓不利多的这句话似乎确然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塞拉几乎能看见勒梅夫妇表情瞬间的松弛。他们又对视了一眼,勒梅微笑了:“既然阿不思也发话了,那我们又怎么好意思再拒绝呢?”他伸出了手,冲塞拉点了点头。

    塞拉松了一口气,也微笑了出来,伸手握住了勒梅的手。很好,立过牢不可破咒后,魔法石就是她的了。

    邓布利多把老魔杖点在他们相握的手上。

    勒梅说话了。

    “你愿意在你的有生之年绝对不用魔法石做出损害他人的邪恶的事吗?”

    “我愿意。”塞拉毫不犹豫地说。

    老魔杖尖端冒出一条灼热的火蛇,缠住了两人的手。

    勒梅想了想,看了邓布利多一眼,又说:“你愿意保证绝不把魔法石以任何方式交给伏地魔吗?”

    塞拉挑了挑眉毛,还是答道:“我愿意。”

    第二条火蛇钻了出来,与第一道交缠在一起,形成了一条细细的火链。

    勒梅又沉默了几秒钟,忽然抬起头,深深地看着塞拉的眼睛:“你愿意,永远不把魔法石所带来的任何有益的效果,用在你自己身上吗?”

    塞拉微微一愣,随即微笑了出来——尼可·勒梅,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啊……不过,这魔法石,我是绝对绝对不可能自己来用的。

    “我愿意。”她轻快地说,比第一次的回答还要爽快。

    这次,轮到勒梅愣了一愣,他扭回头去看了佩雷纳尔一眼,妻子冲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第三条火蛇冒了出来,与前两道交织在一起,牢不可破咒成立了。

    就这样,塞拉成功地“借”到了魔法石。似乎是因为她对最后一个问题的回答,勒梅夫妇对她异常地欣赏,随即就提议说,希望这个暑假能留塞拉在家,并且盼望着能够系统地将他们的炼金学知识传授给她。

    “没有了魔法石,我们也就没有几年啦。”勒梅揶揄地笑着,“当然希望脑子里的东西不会随着我们一块被埋起来。”

    能够跟随巫师界首屈一指的炼金大师学习,塞拉当然是求之不得,更何况她也需要向勒梅请教魔法石的知识,所以就答应了下来。

    住在德文郡的这些日子里,塞拉几乎每时每刻都随身带着那面小镜子,虽然知道斯内普主动联系自己的希望十分渺茫,但还是在心底里存了一丝微小的期盼,盼望着这面镜子有哪一天能突然亮起来,映出那张让她念兹在兹无时忘之的面庞。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七月的月圆之夜。

    塞拉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望进黑暗里,觉得自己连叫喊翻滚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好像被塞进了一台巨大的绞肉机里,每一根汗毛都是剧痛的——那种灵魂要被生生扯出身体之外的剧痛。每一秒,她都感觉这种疼痛已经到达极致了,世界上不可能再存在比这更痛的感觉;然而下一秒,她又会立刻推翻这种论断,因为这种随着时间成倍增长的痛每时每刻都在突破极限。

    想起了小时候尝过的钻心咒——不,那算什么?如果现在让她再试一次钻心咒的话,那她简直就要感激涕零了。

    没想到——血凝毒剂——这样厉害。她感觉冷汗一滴一滴顺着额角淌下来,有些流进了眼睛里——这在平时是会杀得痛的,然而现在,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再忍忍——只要天一亮——就会好起来的——

    她这样对自己说着,但似乎完全没用,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痛死了。

    忽然,枕头边——有什么东西闪亮了起来。

    塞拉感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该死,西弗怎么专拣这种时候——

    但即便这样想着,她仍然感到那种疼痛好像瞬间减轻了许多,不知从哪里涌来了一股力量,她抬起手伸向枕边,碰到了那面镜子。

    ——小人鱼的脚踩在地上,就像踩在刀尖上一样;而我的手一旦触碰到什么物体,竟也像触在刀尖上一样。她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这样古怪的念头。

    她勉强把镜子拿到自己眼前,却立刻被镜子里映出的画面惊住了,那一瞬间,几乎忘却了身上的痛楚。

    竟然是斯内普沉睡的面庞。

    即使睡着,他的眉毛也紧紧拧在一起,眉间那道深刻的纹路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为他抚平;他薄薄的嘴唇轻轻蠕动着,塞拉看不清他的口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镜子亮了!他拿着镜子,而他睡着了!这说明了什么?!

    一股喜意直甜到心里,塞拉突然感到身上——几乎一点儿也不痛了,那种强烈的爱意和欢喜竟像一剂高浓度的吗啡一般,直接麻醉了她的痛觉神经。

    ——那么,他——他梦见我了——是吗?是这样的吗?她——可以这样认为吗?

    镜子上的光芒渐渐地变暗,显然斯内普已经不再说梦话了。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塞拉的好心情,她甚至觉得,今天晚上是这么久以来过得最快乐的一夜——即使她的身体正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直到东方出现了第一缕鱼肚白,疼痛才渐渐消退,她嘴角噙着微笑陷入了黑甜乡。

    几千英里之外的蜘蛛尾巷,斯内普破天荒头一次没有按时起床,而是依旧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昨夜的那个梦……

    他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莉莉和……塞拉,一同出现在他的面前,都向他伸出了手。

    他的眼睛望着那个蓝眸的女孩,却——却把手伸给了绿眼睛的姑娘。

    莉莉拉着他,走远了,塞拉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原地,泪流满面。

    是的,是的,这个梦很好,这个梦再正确不过了,这正是他想要的,不是吗?

    可是——

    为什么——心情会那样消沉而苦涩?

    为什么——醒来时会发现枕上留着淡淡的湿意?

    他闭了闭眼睛,利落地翻身下床,刻意忽略了那面自己不知什么原因放在枕边的小镜子,匆匆进了实验室,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工作。

    作者有话要说:卡文卡得厉害……呜呜……泪奔……总算可以睡觉了(>﹏<)

    [HP]教我如何不爱你35_[HP]教我如何不爱你全文免费阅读_35双面镜更新完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