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HP]教我如何不爱你 > 48留声石和吐真剂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48留声石和吐真剂

小说:[HP]教我如何不爱你作者:枉凭栏字数:16604更新时间 : 2013-06-16 11:49:10
    整个暑假期间,塞拉很快乐地成为了斯内普的免费管家和保姆,负责打理某只从来都不会照顾自己的蝙蝠的饮食起居和清洁卫生。对此,斯内普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依旧维持着面无表情的脸色,而他的黑眼睛望向塞拉的目光也越来越复杂难解,当塞拉望过来的时候,他则会迅速地转开眼睛,避开她的目光。

    而塞拉,当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可她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脸上自始至终挂着温柔的微笑。

    ――就好像是,他们两人都各自戴了一个面具一样,用冷酷和微笑掩饰着内心真实的感情。

    不过,塞拉还是在某个方面表达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她拒绝进入斯内普的卧室。

    当然,这次,是她首先提出来的。

    “这间卧室留给了我不好的回忆,西弗,”她看着他的眼睛,平静地说,“所以――请原谅,我不想再进去了。”她故作轻快地甩了甩头发,“当然,我想西弗你也不会愿意我进去吧?”

    斯内普沉默地看着她,抿了抿唇,垂下了眼帘,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略略点了点头,转身进入了卧室,带上了门。

    塞拉站在门外,闭上了眼睛,压下喉头涌起的苦意。

    ――你在想什么呢,难道你还指望用这种言语就能刺激到他吗?他――本来就禁止任何人进入这个装满了他最美好回忆的房间,你这样说,又有什么用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暑假就快要结束了,作为霍格沃茨的教授,塞拉和斯内普需要提早一个星期的时间抵达学校。

    两人把行李缩小了放在衣袋里,直接幻影移形到了霍格沃茨的大门外。不过,他们才刚刚抵达目的地,就发现周围的情形很不对劲。

    一片潮湿冰冷的白雾淡淡地笼罩在周围,身旁三英尺以外的东西根本就看不见。似乎有某种冰冷的寒意渐渐渗入了心肺,令人隐隐感到绝望般的难受。

    前方的阴影里,隐隐约约有黑色的影子飘了过来。

    “是摄魂怪!”塞拉叫了一声。斯内普一把把她护在身后,两人同时拔出了魔杖。

    然而,拔出魔杖之后,他们又互相看了一眼,犹豫了。

    那只牝鹿守护神,塞拉实在不愿意再看到,她攥紧了魔杖,看着越来越近的摄魂怪,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呼神护卫!”怒气冲冲的女音传来,紧接着,一只银色的花斑猫跑了过来,摄魂怪们迅速退开了,潮湿的白雾也渐渐消退。

    “西弗勒斯!塞拉!你们在那儿愣着干什么呢!”麦格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手里挥舞着魔杖。

    “下午好,米勒娃。”塞拉收拾了心神,走过去打招呼,明知故问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霍格沃茨周围会有摄魂怪?”

    斯内普也看了麦格一眼,显然心里也有同样的疑问。

    “你们不知道吗?”麦格皱着眉看了他们一眼,“西里斯・布莱克越狱了,康奈利・福吉说是为了保护学生们的安全,特意派过来的。”说完,她嫌恶地皱了皱鼻子。

    “布莱克?”斯内普翻卷着嘴唇嗤笑了一声,恶意地说,“如果那条蠢狗真的被那些恶心的家伙吻了的话,我会非常高兴的。”

    麦格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

    塞拉轻轻握住斯内普的手,感觉他僵了一僵,微微挣扎了一下,然后就任由她握着不再动了。

    塞拉满意地勾了勾唇角,又带着吃惊和愤怒的表情看向麦格:“把摄魂怪派到学校――为了学生的安全?魔法部长疯了吗?”

    “谁知道呢。”麦格挑了挑眉毛,推开门口有石雕野猪的校门,走了进去。

    开学晚宴上,有关救世主波特在火车上遇到摄魂怪从而晕倒的消息又成了一时广为流传的新闻。不过,在确定了哈利的安全之后,塞拉和斯内普――准确来说应该是只有斯内普――的注意力就完全放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看着莱姆斯・卢平破旧的长袍、憔悴的神情,斯内普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厌恶和憎恨,他一下一下努力地嚼着口中的小猪排,仿佛那是卢平的脖子。

    塞拉也看了卢平一眼。对于这个看似温和的狼人,她虽然不像憎恶詹姆・波特和西里斯・布莱克那样憎恶他,但也同样是对他极为反感的。外表温文可亲,当年却对自己伙伴欺负同学的恶行不闻不问,他的温和纯良只是装出来的,其实,他的内心并不善良,反而是冷酷的,因为他对发生在自己眼前的恶事采取了完全漠视的态度。

    塞拉相信,如果当时受欺负的是波特或者是布莱克,那么卢平绝对不会是冷眼旁观的态度。

    而且,身为一名为世俗所厌弃的狼人,这么多年来,他竟然还能过着比较像样的生活,虽然拮据,但显然并不愁吃穿――这难道是单纯的善良温和就能做到的吗?

    在前世,她就觉着卢平是除了邓布利多之外的巫师界的第一大腹黑。

    她这么想着,悄悄伸手过去握住了斯内普的手,微笑着冲他低声说:“西弗,还记得去年……我们在对角巷,也遇到过这个人吗?当时――”

    她很技巧地停了下来,没有说下去。

    斯内普显然是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脸刷地一下红了,他抿了抿唇,狠狠瞪了塞拉一眼,把手抽了回来。不过,他脸色虽然依旧别扭,但刚才那种厌恶和郁卒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了。

    晚饭后,塞拉对斯内普说:“西弗,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一点事。”

    斯内普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嗯。刚好我也有事。”说完,他就站起身大踏步走远了。

    西弗也有事?塞拉皱着眉望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好奇,又有些担忧。

    不过,她摇了摇头,打算暂时先不管斯内普的事了,今晚,还得去找老蜜蜂斗智斗勇呢。当然了,这一次是她主动去找他的。

    她来到了三楼,说出口令后,进入了校长办公室。

    邓布利多看到塞拉后显得有点惊讶:“晚上好,塞拉。有什么事吗?”

    “晚上好,邓布利多。”塞拉点了点头,走了过去,看着他的蓝眼睛,直截了当地说:“离黑魔王复活的日子不远了。”说着,她卷起自己左边的袖子,露出黑魔标记给他看。

    那个丑陋的标记似乎变得大了一些,隐隐透出某种不祥的铁锈红色,甚至还微微发着热。

    “大小、颜色和温度的变化,”塞拉平静地说,“这证明了伏地魔的灵魂正在逐渐增强。”

    邓布利多长长的银色眉毛皱了起来,他久久地盯着黑魔标记,没有说话。

    “我只希望你能够履行你的诺言,别再像上次的蛇怪一样,”塞拉眯起了眼睛,“西弗他――”

    “等一等。”邓布利多忽然打了个手势让塞拉噤声,继而侧耳细听了一下,说:“西弗勒斯来了,你要回避一下吗?”

    西弗?塞拉心里一紧,他来找邓布利多干什么?难道――这傻瓜又要跟自己过不去了?

    她心下有些烦乱,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藏到了厚重的落地窗帘后面,还为双眼施了魔法――这样就可以透过窗帘看到房间里的情景了。

    斯内普阴着脸走了进来,冷冷地开口:“你并没有告诉我今年你打算聘请那个狼人做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

    “啊,是的,是的,我忘了,真抱歉,孩子。”邓布利多笑眯眯地说,“要知道,像我这样年纪的老人,总是会时常忘记一些事情的,这一点你得谅解我,西弗勒斯。”

    斯内普怒哼了一声,拂袖转身就想走。

    “嘿,等等,西弗勒斯,别急着走嘛。”邓布利多叫住了他。

    斯内普回过身,不善地瞪着老校长。

    “好了,让我们来谈谈正事。”邓布利多的脸色严肃起来了,而塞拉的心里却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如果伏地魔复活了,你愿意作为凤凰社的间谍回到他的身边吗?”

    斯内普听到“伏地魔”三个字时,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依旧眯着眼盯着邓布利多。

    而塞拉在窗帘后面已经快要气疯了:邓布利多!你三番两次出尔反尔,难道真的想要毁约吗?

    半晌,斯内普沉沉地开口了:“是的……”他说,“这不正是我最初的愿望吗?”

    邓布利多满意地点了点头,若有若无地朝窗帘的方向看了一眼。

    塞拉咬着嘴唇,无声地叹了口气,两眼冒火地瞪着邓布利多。

    “没事的话,我就告辞了。”斯内普说。

    “呃――还有一件事,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挑了挑眉毛,“你最近跟塞拉……”

    “怎么了?”斯内普也挑了挑眉毛。

    塞拉则是眯起了眼睛,老蜜蜂,你是故意的吧?

    “现在――”邓布利多瘦长的手指交叉了起来,带着点审视的意味看着斯内普,“你弄明白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谁了吗?”

    塞拉轻轻咽了口唾沫。

    斯内普的黑眼睛眯了起来,“邓布利多,我爱的人是谁,你恐怕比我自己还更清楚。”他轻柔地说着,带了讥讽的语气。

    “唔,这话你倒说对了。”邓布利多微微一笑,“让我们再来听听看这个吧……”说着,他飞快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魔杖点在上面,那东西就开始发光了。

    塞拉和斯内普的脸色一下子都变了,塞拉紧张得脸颊微红,斯内普的脸色则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这小东西正是塞拉曾经在老鼠斑斑的记忆里看到的留声石,此刻,斯内普的声音正从里面飘出来。

    “塞拉……塞拉……”暗哑的、带了某种绝望的痛苦的嗓音,翻来覆去只说着这么一个单词,在房间里回荡着。

    塞拉感到自己的眼眶湿热了,心里有种热热的蓬勃的东西正在迅速生长起来,让她几乎忍不住想要跳起来开心地大喊大叫。

    西弗――西弗看着厄里斯魔镜的时候,竟然在叫着她的名字!

    这说明了什么?

    她的嘴角咧得很大,无声地傻笑着,不敢相信这一天真的来临了,而且来得这么快。

    这不是真的吧?这是真的吗?

    然而,就在她满脸幸福地胡思乱想的时候,窗帘外面传来了斯内普冷酷的声音:“四分五裂!”

    啪啦一声,留声石碎成了一堆无法修复的粉末。

    啊――讨厌,西弗干什么?塞拉皱起眉毛,她还想再多听几遍呢。

    “你无法判断这些话的真假,邓布利多,”斯内普平静地说,“如果我说,我是故意叫着她的名字呢?”

    “你没有必要这么做。”邓布利多耸了耸肩。

    “有没有必要,在于我的感觉。”斯内普高傲地说。

    听到这话,塞拉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他就这么想要否认吗?

    邓布利多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沉思了一会儿,挥了挥魔杖,变出了一瓶金棕色的酒和一只玻璃高脚杯。

    “先喝点儿东西吧,矮人酿造的白葡萄酒。”他说着,倒出一杯递给斯内普。

    斯内普看了他一眼,仰头把酒喝了下去。

    然而,酒刚一入口,他的脸色就立刻变得苍白了。

    “很好,无色无味,不是吗?”邓布利多微笑着说,“很抱歉,西弗勒斯,这瓶酒里我加了一点小小的佐料,”他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吐真剂――还是去年你配制的那一批呢。”

    斯内普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然而马上,他又恢复了平静的神色,甚至还轻轻勾起了唇角。

    “那么,我需要问你一些问题,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慢悠悠地说,“放心,都是无关紧要的小问题,至少在你看来是这样的。”

    斯内普挑了挑眉毛,没有说话。

    “那么――告诉我,西弗勒斯,你爱上塞拉了吗?”邓布利多沉着嗓子问。

    塞拉的心提了起来,她蔚蓝的眼睛紧紧盯着斯内普的薄唇,似乎那里面即将要吐出的话语会左右她今后一辈子的命运。

    吐真剂――西弗他,可是刚刚喝了吐真剂啊――

    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她已经有点顾不得对邓布利多算计斯内普的行为生气了,因为,她更想知道斯内普接下来将要说的是什么。

    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那双薄薄的唇瓣终于张开了。

    那双她无比眷恋的、温柔吻过的唇这样说着:“不,我不爱她。我爱的人是莉莉・伊万斯。”

    邓布利多手里的高脚杯砰的一声落在了桌子上。

    斯内普脸色平静,眼眸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塞拉,已经缓缓顺着墙滑坐在了地面上。

    她用牙齿紧紧咬着手背,几乎要咬出血了,才能勉强压抑住喉间的抽噎。

    服用了吐真剂的他,说他不爱她,说他爱的人是莉莉・伊万斯。

    心真的好痛,痛得呼吸都困难了。

    以前也不是没听过他表露心意,但那时,虽然同样很痛苦,但心底里毕竟还有一丝渺茫的期盼,盼望他是因为别扭、是因为冷漠、或是其他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才会说他不爱她。

    虽然一直知道他爱的人只有莉莉,虽然一直知道自己那种小小的希望有多么渺茫多么可笑,但是――那至少也是希望!

    那时,她即使失去所有,至少也没有失去被他爱的希望。

    可是这次……

    服用过吐真剂的人说出的话,句句千真万确。

    寻爱的人们都渴望最坦诚的相待,渴望着“即使痛,也要真实”的爱情。

    可是,如果这种痛,将她最后一丝被爱的希望都掠夺殆尽了,该怎么办?

    塞拉在窗帘之后像一只小动物般蜷缩起身子,双臂紧紧抱住自己。

    她已经不能再想象这双臂膀是属于他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有玄机、有玄机……

    [HP]教我如何不爱你48_[HP]教我如何不爱你全文免费阅读_48留声石和吐真剂更新完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