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HP]教我如何不爱你 > 84变故8生于美洲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84变故8生于美洲

小说:[HP]教我如何不爱你作者:枉凭栏字数:15198更新时间 : 2013-06-16 11:50:01
    为了混淆傲罗们的耳目,塞拉带着德拉科幻影移形绕了好几个地方,直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回到了巨人谷。

    然而,当他们的身影砰的一声出现在之前离开的那个山谷里的时候,塞拉却敏锐地发现,这个山谷,已经空空荡荡了,巨人们似乎又进行了一次迁徙。

    “塞拉,这个山谷怎么这么安静?”德拉科皱着眉头环视四周,只有偶尔飞起冲出林莽的晚鸦发出的几声苍凉的鸣叫。

    “唔,可能巨人们已经迁徙到别的地方了。”塞拉说着,右手从口袋里掏出魔杖,警惕地望着四周,“德拉科,拿出你的魔杖做准备,也许会有危险。”

    德拉科神色一凛,也拿出了魔杖,跟在姐姐身后,灰色的眸子戒备地四处逡巡着。

    “塞拉,你们回来了。”一道华丽优美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两人立刻转过身去,德拉科几乎是立刻举起了魔杖,一边不忘把塞拉拽到自己身后。

    看到小龙贴心的举动,塞拉忍不住微笑了一下,随即恢复了面无表情,轻轻推开弟弟,走了过去,“撒加,巨人们怎么都不见了?”她皱着眉问道。

    “当然是因为谈判成功了,”撒加唇边的浅笑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失,他丁香色的眸子只是专注地看着塞拉,似乎压根就没有看到在她身后的德拉科,“所以他们自然要走了。”

    谈判成功了?塞拉微微挑了挑眉毛,看来,应该是伏地魔又在其中起到了一些作用……不知道她和卡库斯关于凤凰社的盟约会不会有什么变数……想着,塞拉心中升起了一丝担忧。

    不过,她决定暂时先把这件事情放下,“那么黑魔王呢?”她说,回头看了德拉科一眼“我的弟弟……”

    “他马上就会来到这里。”撒加说,忽然举步走了过来,德拉科的身子立刻一紧,塞拉淡漠地望着撒加,轻轻握住了小龙的手,摇了一摇。

    撒加走了过来,站得离塞拉很近,依旧是拿德拉科当透明人一般看待。他伸出手,轻轻抚摸塞拉的脸颊,淡紫色眸子里溢出来的温柔几乎能让人溺毙在其中。只可惜,塞拉只是漠然地看着他,既没有躲开他的爱抚,也没有回应。

    “塞拉……”他轻叹了一声,眼神渐渐流露出些微的疼痛之色――这是这许多日子以来,他第一次露出微笑以外的表情。

    塞拉依旧沉默地看着他,而小龙,在撒加的手抚上自家老姐的脸颊时,就已经绷紧了浑身的肌肉。

    “我――”他似乎是想说什么,但还是闭了闭眼睛,顿住了。慢慢地,他的手掌离开了那女孩的脸蛋,缓缓垂落在空气中。

    “我要走了。”他又恢复了那种无懈可击的优雅笑容,“但愿――我们很快就能再见,女孩。”他说着,忽然身子一闪,就那样毫无预兆地消失在了空气中。

    塞拉静静地望着他消失的地方,眉心浅敛。

    撒加他――最后的这个反应,很有些古怪的感觉。似乎……又有些不祥的预感了呢……

    “塞拉……那个人――”不过,小龙带着一丝戒备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没能再深想下去,只能回过神来,看向自己年轻弟弟带着不满的脸庞。

    “他叫撒加,是人鱼和媚娃的孩子。”塞拉轻描淡写地说,“目前是伏地魔的盟友。”

    “那他怎么对你――”德拉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顿了顿,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怎么开口。

    塞拉心下暗暗苦笑,同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笑了笑,转过话题:“小龙,黑魔王马上就要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当然。”听到这话,德拉科立刻就不再为撒加的事情纠结了,他抿了抿嘴唇,微微挺了挺脊梁,毕竟是才满十五岁的男孩,他灰色的眼眸中流露出几分紧张,但塞拉还是从中看到了少年人独有的那份锐气和坚毅。

    因为担心伏地魔会在这里留下带有监控作用的魔法,所以姐弟俩并不敢进行太过深入的交谈,他们只是略略谈了一点霍格沃茨的事情,而后,伏地魔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们身边。

    “主人,晚上好。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塞拉微微鞠了一躬。

    “你回来了,塞拉。”伏地魔阴冷的目光越过塞拉,看向德拉科,而后者立刻谦恭地弯了弯身子,“啊――瞧瞧我看到了谁?”伏地魔的声音夸张地高亢了起来,泛着粉笔白的嘴唇勾起一个冷酷的微笑,“是你吗?年轻的马尔福家的继承人?”

    塞拉没有说话,只是微微让开了身子,她抬起眼睛,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这是他第一次面对这位魔法界恶名昭著的强者,她并不适宜再挡在他的身前。

    “是的,伟大的先生。”德拉科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再度行了一礼,行止间自然流泻出潇洒从容的风度,即使是在伏地魔面前,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少年也显得如此游刃有余,“我叫做德拉科・马尔福,能够响应您的召唤从而来到此处,我感到十分荣幸。”

    伏地魔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姐姐应该为能够拥有你这样的弟弟而自豪。而且――这当然这是十分不幸的――即使是去见梅林的卢修斯和纳西莎,”他说着悲悯的话,脸上的神情却越发冰冷了,“也会十分欣慰的。”

    早就知道事情真相的小龙适时地露出了悲伤的表情。

    “很好。”伏地魔转过身踱了几步,高大瘦削的身子挨近了德拉科,塞拉费了很大力气才忍住没有上前,“我想塞拉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吧――这次伏地魔大人将要派给你的任务。”

    德拉科愣了一愣,看了塞拉一眼,“不,姐姐并没有告诉我。”他说。

    伏地魔挑了挑眉毛,转过头带着凉意看向塞拉。

    “主人,”塞拉不卑不亢地说,“我想,在那个时候,德拉科还并没有成为您的仆人,而您所下达的每一项命令都被我们视为最高机密――所以,我认为那时并不适宜告诉他。”

    伏地魔微微眯起眼睛看了塞拉几秒钟,才轻轻点了点头,用轻柔的声音说:“你的想法没错,塞拉。”说着,他又转向德拉科:“那么,既然如此,就由我亲自来向你说明这第一个任务好了。”

    “是,先生。”德拉科恭敬地说。

    伏地魔长久地审视着德拉科,良久,才忽然提高了嗓门,似乎接下来要说的话也能令他心绪畅快似的:“你要记牢了,德拉科。也许这个任务对你来说会有些难度,但这同样也会给你带来丰厚的奖赏――”他以一种即将揭晓彩票头奖号码的语气兴奋地说着,“我需要你――为我杀掉阿不思・邓布利多。”

    德拉科的呼吸微微滞了一滞,虽然面上仍旧不露声色,但心里实在是吃了一惊――杀掉校长?天哪……

    他很想抬头去看看自家老姐的表情,但还是硬生生忍住了,只是适当地调整了面部表情,做出了一个比较出色的十五岁少年应有的表情――就是那种既镇定又有点惊讶的神色,“呃,先生――你是说――杀掉校长――我是说,邓布利多?”

    “是的。”伏地魔傲慢地点了点头,“你姐姐是个不折不扣的魔法天才,她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霍格沃茨的教授了,那至少也意味着能够和邓布利多同归于尽的力量。”他诡秘地笑了一笑,“我希望你比你姐姐更为出色。”

    小龙的嘴角不为人察觉地抽了抽,也只有塞拉看出了小弟这个吐槽的表情,不由暗暗好笑。

    德拉科深深吸了口气,他心里清楚,以他目前的实力,在这位大人面前,还没有说“不”的权利。

    于是,他微笑着鞠了一躬, “我很荣幸能够为您服务,伟大的先生。”他的语气听来显得冷静自持而不失热切和期待。

    伏地魔再度点了点头,“很好。我想――我应该给你一些奖赏。伸出你的左臂。”他说着,从长袍口袋里掏出了魔杖,杖尖已经闪烁出了微弱的光芒。

    德拉科并没有犹豫,他挽起袖子,伸出了左臂。

    塞拉呼吸一紧,微微咬了咬唇,向前走了几步,行了一个屈膝礼,身体角度巧妙地把小龙伸出来的左手挡在了身后。“主人,”她微笑着说,带着理所当然的语气,“这样崇高的奖励,现在的德拉科怎能受得起呢?还是等他圆满完成了您交给他的任务之后再说吧。”

    伏地魔血红色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他并没有收回魔杖,而是用那双恐怖的眼睛盯了塞拉好久,久到塞拉脸上的笑容都快僵硬了,才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轻轻地说:“我知道……我知道……塞拉,我知道……”他只是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却并没有明说他知道了什么,只是口气中的那种森寒之意,几乎让德拉科忍不住就要开口说话了。然而塞拉却缓缓摇了摇背在身后的左手,阻止了他。

    不过,尽管说话阴阳怪气,伏地魔最终还是收回了魔杖,“好吧,就如你所愿,塞拉。”他说,“但愿……你们两姐弟不要让我失望。”说完这句话,他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和他到来时一样突然。

    塞拉和德拉科久久地望着他消失的地方,都陷入了沉思。

    就在巨人谷会面的两天之后,一个下午,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东部,风光秀丽的西弗吉尼亚某个乡村庄园里,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们只想知道你贸然闯入我们家里的目的,这位先生。”卢修斯・马尔福板着脸坐在沙发里,戒备地看着对面坐着的金发年轻人。他的妻子纳西莎・马尔福坐在他旁边,常年苍白的脸上同样也是疏离而警惕的神色。

    自从他们夫妇离开英国,转眼已经过去两年多了。不同于古老而温雅的英国,美国是个年轻却朝气蓬勃的国家,这里的女巫和男巫们和英国巫师也有很大不同,用卢修斯的话来说,就是:“狂妄的热情、愚蠢的鲁莽――简直连英格兰的麻瓜们都不如。”

    英国巫师界传到这里的消息并不多,他们只是在一年多前隐约听闻伏地魔回来了,却再也没有其他更详细的消息。对于美国人来说,似乎那个令英国巫师闻风丧胆的黑魔头并不比他们农场里一只好斗的雄火鸡更加引人注目。

    夫妇两个当然十分着急,又是担心留在英格兰的一双儿女的安危,纳西莎有好几次几乎都忍不住要动身回英国了,却都被卢修斯拦下来了。

    “现在咱们两个回去也只能添乱,”卢修斯的神色里掩藏着浓浓的忧虑,但还是不得不这样劝慰妻子,“既然已经对外宣告死亡了,就不能再回去,不然,如何向黑魔王解释?”他说,“我们应该相信塞拉的能力,她――向来是个心里有数的孩子。”当然,说到这话的时候,他自己心里也没大有底。

    时间就这样在日复一日的忧心忡忡中过去了。还好,塞拉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寄来一封简短的密信汇报一下最近的情况,不然的话,恐怕就连卢修斯也要忍不住回英国了。

    然而今天,夫妇两人刚刚午睡起来,想要享用一顿下午茶的时候,庄园门外新近豢养的家养小精灵娜娜却领进来了一位陌生的客人。

    卢修斯用略带傲慢的审视的眼光不客气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人。他有一头颜色很淡的金色头发,好像是阳光的颜色,却又完全没有阳光般温暖的感觉,只是有着隐隐的冷然和淡漠;他长得十分俊俏,那张面孔几乎比女孩子还要美丽柔和了,一双眸子竟然是罕见的紫丁香色。然而他的举止又十分高贵有礼,举手投足都流露出优雅雍容的贵族气度――他可记不起自己熟识的哪个英格兰贵胄家族的眸色是这样的……难道是美国本土的古老家族?

    “请允许我做一下自我介绍,”年轻人微笑着说,“我叫做撒尔加摩・鲁蒂亚・美第奇,祖籍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

    纳西莎看了丈夫一眼,轻轻清了清嗓子。

    卢修斯眼睛微微一眯:美第奇么?倒的确是个很古老的家族,意大利的老牌巫师贵族……只可惜,流传到现在也渐趋没落了……不过,倒是没听说过他们家的人有紫色眼睛的啊……

    “我的眼珠的颜色确乎是个异类,马尔福先生。”撒尔加摩依旧微笑不变,“但是,这只是细枝末节而已。跟我待会儿要对你们说的事情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哦?”卢修斯微微蹙起了眉头,挺直了身子,“那么,你想要告诉我们什么,美第奇先生?”

    “两个很有意思的消息。”撒尔加摩丁香色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芒,“你们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我们洗耳恭听。”纳西莎有点不耐烦地说。卢修斯则愈发皱紧了眉,抿了一口手中搪瓷杯子里的蜂蜜红茶。

    “好吧,废话不多说……第一个消息。”撒尔加摩轻轻把额前一缕碎发别至耳后,“令嫒塞缪丝・马尔福小姐,已经在一年前嫁给她的魔药学导师西弗勒斯・斯内普先生为妻了。”

    纳西莎短促地尖叫了一声,卢修斯则不小心把手里的茶杯掉在了地上,温热的茶水溅了他一身。

    “第二个消息,”撒尔加摩――哦不,或许,该称他为撒加了――似乎对马尔福夫妇的反应十分满意,他接着说了下去,慢条斯理地,“黑魔王已经决定让年轻的马尔福先生去杀掉阿不思・邓布利多。”

    话音刚落,马尔福夫妇就已经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你给我滚出去!你这个随便跑到别人家里胡说八道的疯子!”纳西莎有点歇斯底里地尖叫着,手臂直直地指向门口。

    “你――让我们如何相信你?这位先、生!”一边安抚着妻子,卢修斯一边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几乎是凶狠地瞪着撒加。

    看着夫妇两人失态的反应,撒加唇畔的笑意加深了。他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而后开始慢慢地述说事情的来龙去脉。

    只是,他心中那丝不安的感觉,还是慢慢地升腾了起来。

    这种感觉,在之前他与伏地魔结盟的时候、数次想要伤害斯内普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过无数次了。

    每一次,他都努力地把它压了下去。

    他这么做,完全只是因为他太爱那个女孩了,不是吗?

    是的,是的,她那么美好,他又是如此的爱着她――他要得到她,他一定要拥有她!

    为此,就算付出再多、把所有人都伤害个遍,也在所不惜――

    他这样想着,那丝不安终于再度被压了下去。

    [HP]教我如何不爱你84_[HP]教我如何不爱你全文免费阅读_84变故生于美洲更新完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