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HP]教我如何不爱你 > 85无法法逆转的命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85无法法逆转的命运

小说:[HP]教我如何不爱你作者:枉凭栏字数:15112更新时间 : 2013-06-16 11:50:03
    离开巨人谷后,塞拉带着小龙又绕了几个圈子,最后才幻影显形在了霍格沃茨校门外。

    没等德拉科说话,塞拉就先开了口:“德拉科,虽然你接下了这个任务,但你并不需要去执行。黑魔王的目的也并不是真的让你去杀死邓布利多。”

    德拉科轻轻皱了皱眉,“我也一直在怀疑这个……黑魔王真实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不可能不清楚――凭我的力量怎么可能杀掉校长?当代最负盛名的白巫师?难道他是要我偷走那位先生的全部甜食吗?”他撇了撇嘴角,说了个不冷不热的笑话。

    塞拉没有说话,她仰起脸看着夜幕中的霍格沃茨城堡,点点温暖的淡黄色灯火仿佛缀满了整座起伏的山峦,就像铺洒在暗黑天幕上的繁星。这样美丽梦幻的霍格沃茨夜景,她已经整整看了八年,然而今夜,这景色却无端令她生出了某种悲凉而不祥的预感……就好像她和西弗的命运一样,晦暗一片,看不到光明的所在。

    不!不会的――西弗的结局……她是一定也必须要改变的。她可以做到的……可以的……

    这样想着,她勉强压下心中隐隐的忐忑和恐惧,抬起头冲德拉科微笑了一下,打算换个话题,让心情轻松一下。

    “说起来,小龙,”她的笑容里隐隐带了一丝揶揄和促狭,“我倒还真没猜到――会是那个姓洛夫古德的女孩呢。”

    一提到这个,小龙立刻就把刚才沉重的思绪抛到了脑后,俊俏的脸庞微微红了红,但唇角还是忍不住浮现微笑:“是的……卢娜实在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说到这里,他瞥见老姐脸上浓浓的笑意,不由心里一慌,说不下去了。

    塞拉一笑,也不再为难他,只是一边回忆着一边说:“我记得……在你上三年级那会儿,似乎曾经有一个晚上偷偷跑去了格兰芬多――还遇到了西里斯・布莱克……有这回事儿吧?”

    小龙脸更红了,嗫嚅一阵,终于还是开了口:“那一次是因为卢娜对我说她知道格兰芬多塔楼里有那个什么什么兽――你知道,就是她经常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巢穴,想要过去看一看……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打听到了格兰芬多的口令,我放不下心,又怕她遇到布莱克,所以就……”他越说声音越小,到后来干脆就闭上了嘴巴,不再说下去了。

    塞拉实在忍不住笑意,看着自家小弟年轻俊美的脸庞上染上轻薄的红晕,她心里也感到一阵温暖:现在的小龙,如此成熟而优秀,随时都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马尔福家主了,更何况,他也拥有了自己心爱的人。这样,就算……她最终不能陪他走到最后,也可以放心撒手了。

    虽然心里想着悲伤的念头,但塞拉脸上却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她踮起脚,习惯性地摸了摸小龙的头发,说:“好了,你现在就赶紧回城堡吧,不管怎样,霍格沃茨总是最安全的地方。”她顿了顿,又说:“除非得到我或者你教父的消息,否则,不要轻举妄动。”

    “你完全可以对我放心,塞拉。”德拉科微笑着,灰色瞳仁里却闪过一抹担忧,他轻轻吻了吻塞拉的面颊,“你也一定要小心。”

    塞拉点了点头,目送小龙的身影消失在霍格沃茨大门后面,暂时放下了心,砰的一声幻影移形离开了。

    塞拉来到了翻到巷的博金―博克黑魔法商店门外。此时,夜色已经很深了,这家看起来非常阴森破旧的小店也早已经打烊了。

    商店的门楣上悬挂着一面类似于窥镜的黑色的镜子,散发着浓郁的黑魔法气息,似乎是店主博克先生在夜间用来防盗的。塞拉看也没看那面镜子,直接走上前去,用魔杖敲了敲门把手,店门应声而开,她就施施然走了进去,那个黑魔法防盗镜似乎对她一点儿作用都没有。

    她绕过柜台,拣了一张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旧皮椅坐下了,静静地等待此间的主人现身。

    过了好一会儿,塞拉才听到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传来了极轻的脚步声,矮小的博克先生佝偻着身子从楼梯上小心翼翼地探了半个脑袋出来,魔杖护在胸前,浊黄色的小眼睛转来转去,里面闪着惊恐的光――显然是被最近这段动荡的日子吓怕了。

    “晚上好,老博克。”塞拉微笑着打招呼,并没有离开椅子。

    博克先生显然认出了塞拉,他脸上露出惊讶、惶恐和谦卑的神情,“马尔福――呃,斯内普夫人,”他说着,颤颤巍巍地走了下来,把手上擎着的灯放在桌子上,“您这是――我是说,这么晚了,您怎么会到我这儿来?”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博克。”塞拉的眼睛注视着博克先生的,目光很平静,她并不打算绕弯子,“我需要你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每月都能按时提供给我风干的艾草粉末和突眼蜘蛛的毒液――每种只要半盎司就行了。做得到吗?”

    博克先生咽了口唾沫,小眼珠转了转,慢吞吞地开了口,“当然,当然,您既然屈尊光降我这简陋的小地方,老博克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他的眼珠又转了一转,“不过――您要的这些东西都是十分稀罕的、非常少见――”

    “每月五个加隆。”塞拉轻轻皱着眉,有点不耐烦了。

    “啊,五个加隆?”博克先生眼睛一亮,笑容立刻又堆满了满脸,“当然了,当然了,您的吩咐就是我的愿望,尊敬的斯内普夫人,老博克竭诚――”

    “好了。”塞拉不客气地打断了博克先生,站了起来,“我没有很多时间可以浪费,马上就要走了,你现就去帮我准备这样两材料,我要带走一些――各一盎司。”

    “是,好的,请您稍等……”博克先生干瘦的身子佝偻成了一粒虾米,匆匆忙忙去库房了。

    塞拉抿着嘴唇,睫毛低垂掩住了眸中神情,右手无意识地抚摸着左臂上烙印着黑魔标记的地方。

    既然决定要保住她和西弗的孩子,同时又要没有后顾之忧地应付接下来更加艰难的战斗,她就必须采取措施,不是吗?

    曾经在一本大部头的古书上见过这个药方――一个极其危险的、充满了黑魔法的魔药配方,能够暂时抑制住孕妇体内胎儿的生长,然而孕妇必须每月坚持服药,才能维持药效。不过,当孕妇停止继续服药的时候,也就是分娩的来临,此时的分娩将会比正常状态更加危险――几乎就是母体必死的结局。

    不过,塞拉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西弗和孩子能好好地活下去,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然而,用艾草粉和突眼蜘蛛的毒液代替了原本的树蚺卵壳和硬刺花粉――虽然这些材料的药效大体都是相同的,但毕竟还是有细微之处的差别,也不知会造成怎样的变数。

    不一会儿,博克先生就取来了药材,塞拉付了钱,就离开了这间阴暗的小店。

    站在翻到巷狭窄阴冷的石头街道上,她没有再耽搁,直接幻影移形了。当她再度睁开眼后,眼前并不宽敞的砖头房子、脏乱的麻瓜们居住的贫民区――却令她从心底里感到温暖起来,唇角也忍不住勾起笑意。

    蜘蛛尾巷,终于回来了。

    两个月后。

    这一年的圣诞节马上又要来临了,整个爱尔兰地区都迎来了罕见的大雪。正是平安夜,就算是在肮脏嘈杂的蜘蛛尾巷,空气中也隐隐流露出宁谧静好的味道。

    塞拉和斯内普都在厨房里忙活,一同准备着他们两人的圣诞大餐。而小龙今年的圣诞假期则留在了霍格沃茨,和他的小女友卢娜一起度过。

    “西弗,那道鹅肝酱蘸小牛排煎好了吗?这边还有一些色拉油――”塞拉一边挥舞着魔杖把甘蓝燕麦汤煮沸,一边快速地大声说着,厨房里噪音实在有点大,她不得不这样做。

    “就快好了,我正在涂最后一道芡汁。”斯内普一边指挥着刷子为牛排勾芡,一边大声吼道,“香菇飞来!”一大把香菇应声飞起,他微微一侧头,香菇擦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刚巧落在他面前的盆子里,不偏不倚。

    虽然十分忙乱,虽然――是处在这样一个黑暗得几乎看不到未来的年月里,塞拉还是忍不住微笑了,为着这个夫妻两人共同准备的平安夜,为着他们两人之间那种自然而然的默契和熟稔,为着那种淡淡升腾的温暖和幸福……恍惚间,她竟有了隔世的感觉,仿佛这已经是在许多年之后,岁月平静如流水淌过,他和她,已经是华发满头的老夫老妻了。

    然而,现实终究是现实,残酷得连多一点做梦的时间都不留给她。

    客厅里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那是有人幻影显形的声音。

    塞拉和斯内普两人心中都是一紧,对视一眼,各自握紧了手中的魔杖。

    “你在我后面。”斯内普沉沉地说了一句,率先走了出去,塞拉紧紧跟在他身后。

    然而,当他们来到了客厅的门外时,斯内普却突然停下了,或者说,他是突然间僵住了,塞拉惊讶地发现他全身的肌肉都僵硬绷紧了。

    “西弗,怎么了?”她被他挡在身后,看不到客厅里的人,只能担忧地轻声发问。

    良久,斯内普的身子不再那么僵硬了,而是突然松懈了下来,仿佛――就像是蓦然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似的。而这也令塞拉更加担心和疑惑了。

    斯内普向前走了几步,让开了门口,于是,塞拉看到了坐在沙发里的不速之客。

    俊美的面容,铂金色的半长发,通身总是萦绕着淡淡的优雅高傲的贵族气――然而此刻,却没有人能够否认,这个男人是怀着很大的怒火的。

    “很久不见了,西弗勒斯,塞拉。”卢修斯・马尔福冷冷地说,表现得丝毫不像一个跟女儿分开两年之久的父亲。

    “爸爸……”塞拉咬着嘴唇开了口,心里各种思绪绞成了一团乱麻:父亲是什么时候回英国的?他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回来是多么不明智的做法吗?还有――是谁告诉他她和西弗的事的?他现在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然而,她只能任由这些疑惑如同野草一般在脑海里疯长,一直以来隐瞒得好好的事情突然间被父亲发现,她心里实在很有些慌乱,平日里的冷静,在父亲面前已经不大管用了,一时根本开不了口说话。

    这时,她忽然感到右手一暖,低头一看,却是斯内普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暖意源源不绝地传了过来,从手掌直达心底。

    “卢修斯,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着,握着塞拉的手却始终不曾松开。

    卢修斯带着怒气的目光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停留了一会儿,忽然重重叹了口气,有些烦躁,“这件事,我待会儿再和你们算账。”他快速地说着,“现在,我有另一件事情要拜托你,西弗勒斯。”

    塞拉和斯内普都是一愣,卢修斯现在的态度是他们没有想到的,能让他抛开两人私定终身的事实不理会――那一定是十分要紧的事情。

    “请说。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会帮忙。”斯内普声音依旧冷漠,语气却很诚恳,同时,他和塞拉相握的手也始终没有松开。

    “黑魔王让德拉科去刺杀邓布利多――这件事,你们都知道吧?”卢修斯开门见山地说。

    塞拉心里一紧,连这件事他都知道了?是谁告诉他的?纳西莎也知道了吗?

    看着卢修斯冷漠的面色,塞拉莫名地感到一阵恐惧,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这感觉向来就很准!

    “爸爸,你听我说,这件事我知道――”心中那种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不及多想,急急地开口。

    “怎么回事?”斯内普低沉着嗓音开口,两道浓眉紧紧地拧在了一起,他看向塞拉,黑眸暗沉,“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

    “因为我自己能够解决。”塞拉深吸了口气,努力把心里那些纷繁的念头暂时压了下去,迅速恢复了冷静,“更何况黑魔王也并不是真正想要小龙去杀死邓布利多,他应该清楚――”

    “永远不要妄图揣测那个人的心思!”卢修斯突然厉声打断了她,“塞拉,你现在先不要说话了,你的所作所为令我很生气,知道吗?”

    “爸爸,你要拜托西弗做什么事?”塞拉并没有理会父亲的怒火,她的蓝眼睛紧紧盯住卢修斯的灰色眼瞳,心底里隐隐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他是想要――不!

    她忍不住扭头看了斯内普一眼,却只看到他乌黑的短发遮住了侧脸,她看不到他的神情。

    卢修斯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理会女儿,他叹了口气,说:“西弗勒斯,我的老朋友――”他顿了顿,似乎迟疑了几秒钟,终究还是开了口,“我希望――你能够和我立下牢不可破咒,保护我儿子德拉科的安全。”

    塞拉倒抽了一口冷气,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喊了出来:“不!”

    卢修斯和斯内普都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卢修斯眉头狠狠皱了起来,刚想要开口,却被塞拉打断了。

    “爸爸,我会保护德拉科的安全。”塞拉抿了抿唇,心里仿佛有被沸腾的油锅煎熬着,却还是尽量试图让自己的态度显得礼貌平静一些,“必要的时候,我会帮他杀掉邓布利多――这种事情,用不着劳烦西弗。”

    卢修斯的眼睛眯了起来,“可是――由你或者是西弗勒斯去保护小龙,这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有不同!西弗杀掉邓布利多的后果,就只能是被伏地魔所杀!

    她在心中这样大声喊着,可是却不能说出口,只能继续拼命寻找着别的理由:“我是小龙的亲姐姐,这种事情理应由我来――”

    “可那孩子也是我的教子。”斯内普忽然冷冷地打断了塞拉的话,继而转向卢修斯,“我愿意帮助你,卢修斯。”

    ――如果有危险,请允许我挡在你前面,女孩。

    他心里有着这样温柔的念头,面上却是习惯性的冷漠无情,手指一松,两人一直相握的手松开了。

    塞拉感到那只刚刚被他温暖着的手,此刻正迅速地变冷,就好像她的心一样。

    他――还是答应了。

    命运,终究是无法逆转的吗?

    她定定地凝视着她所爱的人,右手轻轻抚摸着小腹,唇角浮现苦笑。心中蓦地划过一丝绝望的明悟:原来,自始至终,她的结局就没有改变过。

    [HP]教我如何不爱你85_[HP]教我如何不爱你全文免费阅读_85无法逆转的命运更新完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