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小说网 > [HP]教我如何不爱你 > 89菲利菲克斯·斯内普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89菲利菲克斯·斯内普

小说:[HP]教我如何不爱你作者:枉凭栏字数:15240更新时间 : 2013-06-16 11:50:08
    1996年的春天很快就到来了,然而整个白巫师界的气氛却犹如寒冬一般严酷而萧瑟。 比起食死徒们的欢欣鼓舞,凤凰社却是一派消沉低迷。成员们依旧在为推翻伏地魔的统治而奔走忙碌着,他们的秘密集会变得更加频繁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忧心忡忡的神色。

    当然,自从邓布利多“死”后,塞拉和斯内普就再也没有被允许加入到凤凰社的集会中去了。

    不过,由于亲手杀死了邓布利多,斯内普的地位在食死徒阵营中倒是有了极大的提升,看起来,伏地魔似乎比以往更加信任他了,甚至隐隐超越了贝拉特里克斯。这一点,可没少让贝拉窝火。

    由于塞拉的巧妙周旋,德拉科暂时并没有被烙上黑魔标记,现在应该也只能算是半个食死徒。但由于塞拉和斯内普的原因,食死徒们也并不敢对他太过无礼。

    格兰芬多三人组依旧没有回到霍格沃茨,塞拉无从得知他们是否已经找到了赫奇帕奇的金杯,甚至也没有去问斯内普是否有释放过守护神去帮助他们。一方面是因为实在不想去面对;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现在正在被另一桩麻烦事死死纠缠着。

    自从进入了五月份,她就辞去了霍格沃茨的所有工作,来到了位于德文郡的勒梅府暂居。原因――却是她腹中的孩子。

    三月下旬的时候,塞拉就察觉腹中胎儿的情形不对。这小东西似乎不再像前几个月那么老实听话了,时常会在她肚子里拳打脚踢。到了四月下旬,竟然已经开始有疼痛的感觉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

    ――这是那两味药材的缘故。她几乎可以确定了。

    可是,她并没有想到,只是药效的一点点偏差,就可以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照理说,按时服药的话,在停药之前是不会出现这种反应的啊。

    然而,无论如何,事情还是发生了,无奈之下,塞拉只好暂时离开霍格沃茨,到勒梅府“养胎”。

    邓布利多曾经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详细告诉了勒梅夫妇,所以两位老人对于塞拉的突然造访并没有表现得太惊讶。他们只是像对待一个离开家很久的年轻孩子那样,熟稔地把她迎进门,亲切地和她交谈,并且仍然让她住在两年多前她曾经住过的那间房里。

    而正是这样的许久不曾体味过的家的温暖,几乎就令塞拉掉下泪来。

    塞拉当然没敢对斯内普说实话,只是告诉了他自己要去勒梅府暂住一段时间,一来因为身体有些不适,二来也是想向勒梅请教一些有关炼金术方面的问题。

    本来,在眼下这个兵荒马乱的时节里,这个理由是绝对站不住脚的,但是斯内普也并没有多问,只是沉默地准了假,并告诉她,想呆多久都可以。

    对此,塞拉当然还是明白他的心意的。他希望她能够远远地离开这些是非,远远地离开这些危险,也远远地离开――他。

    而她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如既往地冲他微笑一下,收拾好了简单的行囊,就动身了。

    除了一天比一天更加频繁的腹痛之外,勒梅府的日子还是十分清幽恬淡的。这里就好像是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几乎不受任何来自外界的俗事纷扰的影响,只有淡金色的阳光、暮春时节里开得葳蕤繁盛的金雀花和雏菊,以及勒梅夫人最拿手的红茶和蛋白蛋糕,日日相伴。

    然而,塞拉却几乎已经没有时间再享受这一切了,眼下,她的身体正在经历着有可能是她这辈子所经历过的最严峻的考验。

    “塞拉――塞拉――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勒梅夫人佩雷纳尔焦急地在她耳边大声喊着,一边挥舞着魔杖,柔和的淡黄色光芒不断照在塞拉身上。

    自从一天之前腹部突然隆起,塞拉就知道事情要糟了,可她没想到宫缩和阵痛会来得这样快、这样猛。

    ――不愧是古老的黑魔法魔药啊。塞拉心里苦笑了一下,越发感到小腹处就好像千万把刀子一齐乱绞一般的痛苦,即便是勒梅夫妇这样的“活化石”,也对这一剂古老的魔药无计可施,佩雷纳尔施加在她身上的保护咒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虽然那两味出问题的药材令她分娩的时间大大提前了,但是,这剂魔药原本的能置孕妇于死地的药效,却似乎半点也没有改变。

    她现在已经痛得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知道,片刻之后,她将痛得连思考的力气都一并失去。就好像重温血凝毒素的痛苦一般――自从两年前斯内普为她研制出缓解疼痛的魔药之后,她已经很久不曾尝过那种滋味了。

    可是――真的,真的好痛啊……

    她的手指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指节都泛白了,豆大的冷汗不断冒出来,几乎浸湿了她的全身。可那排山倒海一般的剧痛却始终不曾缓解过半分,只是在不断加剧着,以致于每一秒钟,塞拉都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的新一层。

    “塞拉……塞拉……羊水破了――快出来了――再坚持一下啊,我的孩子……”佩雷纳尔的声音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带着模模糊糊的朦胧感。

    塞拉觉得自己的意识快要被这无边的剧痛吞没了,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从没有这样彷徨无助过――而西弗,不在她的身边。

    两行清泪缓缓从她的眼角滑下,与被冷汗打湿的鬓发融为一体。

    一想到这种魔药能够致死,她心里就是一阵莫大的恐惧:不,还不能死,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至少在那之前,她还不能――

    ――她不能死!

    然而,即使是这样强烈到撕心裂肺的不甘和执念,也没能战胜那种几乎要湮灭灵魂的剧痛――她觉得自己口鼻之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终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几千英里之外的霍格沃茨城堡校长室里,斯内普正轻轻抚摸着自己左臂上的黑魔标记,发呆。

    已经快到五月中旬了,这个学期也就快要结束了,空气中始终不散的是隐隐的火药味,却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能够从这火药味之中嗅到决战即将到来的味道。

    四个多月前,他秘密把赫奇帕奇的金杯从贝拉的金库里转移了出来,把它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宝剑一起藏到了迪安森林寒冷的冰湖底,并放出了自己的守护神去指引波特他们找到它。

    一想起他的那头美丽的守护神,他的心忍不住就是一阵紧缩的痛楚。

    那月亮一般纯洁无暇的独角兽啊……他闭了闭眼睛,深吸了口气,伸出手去,似乎想要抓住什么,最终却还是颓然垂了下来。

    她――那个女孩,去了德文郡这么久,她……可还好?她平常都吃些什么?晚上还做噩梦吗?她说她身体有点儿不舒服,那么现在可好些了?她……

    斯内普这样想着,脸上神情却越发阴沉冷漠,一颗心就快要被相思撕扯成了几片,又酸又痛,却依旧只能面无表情。

    而且……他又想起了几个月前,那一次几乎令他崩溃的争执。直到现在,他们两人还是被那种古怪而僵滞的气氛所包围着,塞拉对他始终回不到从前了――虽然,他仍然能从她的眸中看到不渝的爱恋,但他还是恐惧着、担忧着、惊慌着……或者,还有一点自暴自弃一般的安心:她对他不再上心了吗?这样――也好,他终究是没有未来的人……

    这样想着,他轻轻闭上了眼睛,右手覆在左臂上。就算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画像们也都在各忙各的,他还是不愿意让自己那种痛苦软弱的情绪从眼神中流露出来。

    忽然,他感觉到左臂上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疼痛,是黑魔标记!

    他猛地皱起了眉头,撩起衣袖看了一眼,那个烙印涨大了一圈,透着妖异的深红色――是黑魔王的召唤。

    斯内普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他掏出魔杖轻轻点了点那个标记,一行黑色的字从魔杖尖端飘了出来。

    “立刻来尖叫棚屋一趟,西弗勒斯。黑魔王有话对你说。”

    当塞拉慢慢苏醒过来的时候,佩雷纳尔正坐在床边的一把软软的扶手椅里,怀里抱着一个包裹着方格棉布的小小襁褓,勒梅站在她的旁边,两个人的目光都投注在那个襁褓上,充满慈爱。

    “塞拉,你醒了?”佩雷纳尔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立刻把小襁褓交到丈夫手里,关切地凑到床边,看到塞拉虽然虚弱但显然已经恢复了神志的脸,她由衷地高兴起来。

    “也许是你无意中换的那两种药材起作用了呢,”她喜气洋洋地说,“你现在除了虚弱一点,已经完全没有生命危险了。那剂魔药的药效到底还是发生变化了啊。”

    “嗯……那个……”塞拉感到浑身无力,但她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凝注在那个小小的襁褓上,心里感到有什么东西,痒痒的,暖暖的,在破土而出。

    “哦,我差点都忘了这小家伙了,”佩雷纳尔的眼睛倏然亮了起来,她转过身,从丈夫怀里接过那个小小的布包,小心翼翼地抱了过来,“来,让你妈妈看看,是个好小伙子。”

    塞拉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团娇娇的软软的小东西被递到了自己的怀里,忽然就觉着本来一丝力气都没有的身体里,突几乎是立刻就充满了力量,以致于她一下子就撑着坐了起来,有点僵硬地伸出手去,几乎是用捧的,把小东西接到自己怀里。

    这小家伙、这小人儿――他真的好小,小到自己一只手掌就可以把他托起来;可他又好大,大到――几乎让她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塞拉专注地凝视着小家伙,这孩子有一头和他的父母一样的乌黑的胎发,眼珠却是漂亮的墨蓝色――这似乎也是继承了父母两人的眸色。他长得很美,牛奶一般的皮肤似乎可以滴出水来。

    似乎是认出了眼前僵着身子生怕弄伤自己的人正是自己的母亲,小家伙开始不安分起来,他嘴里依依呀呀地说着小人国的语言,一手抓住塞拉垂下来的一绺头发,另一只手摸索着上去,竟是一下子就按在了她柔软的胸脯上,同时,一张小胖脸上还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无齿笑容。

    塞拉忍不住惊喘了一声,脸微微地红了,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由着小东西拽着自己的左手食指,放到那张小小的嘴巴里。看着这小胖子津津有味地吸吮自己的手指,感受到嫩嫩的牙床擦在指尖痒痒的触感,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微笑了,只觉得,就算眼前这个小肉团想要天上的月亮,她也要去摘下来给他玩。

    “傻小子是饿了吧?”佩雷纳尔慈爱地笑着,一边瞪了丈夫一眼。勒梅摇摇头笑着,离开了房间。

    “塞拉,你不给孩子喂奶么?”看到丈夫离开,佩雷纳尔这才问出来。

    “我――”塞拉皱了皱眉,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心里一阵难过,“也许――之前我吃的那些药,已经让我产不出乳汁了。”她咬着唇艰难地说着。的确,她的胸部没有半点胀痛想要哺乳的感觉,不能看着孩子喝着自己的乳汁长大,那该是怎样的一种遗憾……

    “呃――”佩雷纳尔滞了一滞,但马上又拍拍塞拉的手,微笑着说:“没关系的,小孩子会喜欢喝牛奶的。”

    塞拉叹了口气,慢慢放松了身体,轻轻摇晃着怀里的宝宝,孩子舒服地眯着眼睛,似乎就要睡过去了。

    “塞拉,给他取个名字吧。”佩雷纳尔慈爱地说。

    名字……她和西弗的孩子――的名字?直到现在,塞拉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真实的感觉,这小东西,真的就是她和她曾经在一起过的见证吗?

    “菲利克斯……”她轻轻地说着,“就叫菲利克斯・斯内普吧。”她微笑着摸索着宝宝娇嫩的面颊,心底一片温暖。

    菲利克斯――古拉丁语的意思是,幸福。

    她曾经无比盼望得到的东西,如此简单却又如此艰难的愿望,只盼……在她走后,她所爱的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都能够得到。

    佩雷纳尔若有所思地看着塞拉,半晌,伸手轻轻抚摸塞拉的头发,叹息了一声。

    塞拉专注地看着小菲力熟睡的脸,忽然,一丝不对劲的感觉从心底划过。她蓦地紧张起来,猛地抬起头,蓝眼睛直直地盯住佩雷纳尔。

    “夫人,我――昏迷了多久了?”她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小菲力的脸蛋娇嫩洁白,这绝不像是新生儿的皮肤,也就是说,现在离她分娩那天,已经隔了好些日子了。

    “你昏迷了三天。”佩雷纳尔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想不想吃点儿什么?我猜你一定饿了,三天三夜没吃东西――”

    “今天是几号了?”塞拉打断她,快速地问。

    “唔,五月十四号吧,大概。”佩雷纳尔有点莫名其妙又有点担忧地看着她,“你怎么了,塞拉?”

    然而塞拉却没有理会她,只是微微低下头,脑中飞快地思考着:她是在五月初来到德文郡的,那个时候,伏地魔早已从德国回到了英国,他已经开始进入禁林,联系阿拉戈克的后代,并且召集食死徒――

    糟了!

    她猛地抬起头来,脸色异常苍白。

    也许――就在她昏迷的这三天之内――不,不可能的――还来得及――

    “夫人,我要回霍格沃茨去了,”她快速地说着,面无表情,轻轻把小菲力放在床上,同时开始翻身下床,“我现在就走,这段时间谢谢你和先生照顾我。还有小菲力,请你们代我照顾他一阵,等一切结束之后,会有人来接他――”

    “塞拉,你冷静点儿!”佩雷纳尔皱起眉头,略略提高了声音,“你现在身子还很虚弱――”

    “不会。”塞拉踉跄着走向房间角落的五斗橱,里面放着她的扩容手包。她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魔药,一仰头就喝了个干净。

    “瞧,我现在很精神,夫人。”她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随手把空了的药瓶放在桌子上,“我必须得走了,夫人,请一定帮我照顾好菲利克斯。”她说着,眷恋地看了熟睡中的儿子一眼,似乎是因为离开了母亲的怀抱,他细细的眉毛皱了起来,那表情,真是神似了斯内普,看得她心里又是一痛。

    “塞拉――”佩雷纳尔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那个药瓶,“焚烧药剂?你不要命了?”她气急败坏地说着,“这种药只能暂时恢复你的体力,消耗的却是你的生命力――你难道不知道?你等一等,我这就去找尼古拉斯,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商量――”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房间里就响起了砰的一声巨响,塞拉幻影移形了。

    [HP]教我如何不爱你89_[HP]教我如何不爱你全文免费阅读_89菲利克斯・斯内普更新完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yusk.com。4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yusk.com